消防隊目黎偉傑供稱,曾嘗試與周溝通,但對方沒回應。
消防隊目黎偉傑供稱,曾嘗試與周溝通,但對方沒回應。

  (星島日報報道)科大生周梓樂(見圖)去年示威期間,從將軍澳尚德停車場墮樓昏迷,留醫五天後不治,其死因研訊昨踏入第七天。死因庭傳召當晚向周梓樂施救的兩位消防員作供,兩人憶述周梓樂當時趴在二樓行人路位置,他的面部和口罩沾滿血迹、地上有一攤血;口罩有起伏,表示仍有呼吸,而且手腳能屈曲伸張,自行「撐吓撐吓」移到牆邊,不過他沒有說話作聲,對叫喚沒有反應。二人替周梓樂檢查身體時,沒有發現明顯傷口或骨折。

  駐守寶林消防局的消房隊目黎偉傑供稱,去年十一月四日零時四十三分消防局接到控制部通知,得悉尚德邨停車場火警鐘發出一號火警自動警報,可能有火警發生,消防局遂派出一輛細搶救車及一輛升降台,黎擔任「細搶」主管,亦是先遣急救員。「細搶」沿寶琳北路及寶康路前往尚德邨,駛至唐明街時被磚頭、膠欄等雜物阻路,黎指示隊員黃康杰等人下車搬開雜物,繼續駛往唐明街與唐俊街交界。當時路口兩邊有示威者與防暴警對峙,尚德邨出入口位置被示威者堵塞,黎通知控制中心後,指示司機掉頭駛回寶康路巴士站,與另外三名隊員步行往尚智樓的消防控制室。乘坐升降台車到場的主管「詹Sir」亦於約一分鐘後到達。

  由於控制室系統未能確定火警位置,「詹Sir」指派隊員進入停車場巡查,他及黃被派往二樓,並在二樓低層只見有市民急步「行嚟行去」,亦嗅到催淚煙味,有紅色火警訊號燈正在閃爍,但未有發現火警或警報裝置損毀,於是上二樓高層。此時一名男子跑來說:「有人跌咗落樓啊」,黎即追問:「喺邊度墮樓,發生咩事,位置喺邊度」。男子帶他們到二樓車位後方,在一道矮石牆後的行人路上,見到周梓樂趴在地上,身旁及面部有血迹。

  他與黃檢查周梓樂的傷勢,他向周查問「發生咩事,你叫咩名」等問題,但對方沒有回應,但他見到周的口罩有起伏,顯示周仍有呼吸,於是向事故主管匯報,要求支援及安排救護車。此時黃見周的口罩浸滿血迹,「有少少變咗血漿」,擔心阻礙他呼吸,遂為周脫下,他便要求市民找義務急救員到場,因為「淨係想要一啲物資幫我。」

  黎先用電筒檢查周的頭部及觸摸其頭骨,沒有發現明顯爆裂或創傷,口鼻有靜止血迹,頸椎亦沒有骨折或異樣。周父早前指周的背囊背帶被剪斷,黎指出,由於周孭住的背包帶阻礙施救,遂將它割斷。證實周的背部沒有被刺傷,於是協助他反身,以助呼吸。

  黎稱,他把周轉身後,手腳有屈曲伸張動作,而且有一定幅度,但力度不大;他再嘗試與周溝通,對方依然沒回應,眼神迷惘。此時義務急救員及其他消防隊員到達,他向急救員借來剪刀,剪開周的上衣,檢查發現周的身體並沒有骨折、盆骨穩固,也沒有傷口或瘀痕;同袍為周讀取維生指數,發現血氧偏低、心跳不穩定,血壓則因周手部不停郁動而無法量度。他形容,周當時屬於「無意識」狀態。

  在等待救護車期間,有防暴警進入停車場二樓,他向防暴警表示「我哋正救援人」,便與隊員及義務急救員繼續施救。及後救護車到達,他到地下接救護員到事發位置,並將周的情況告知對方。黎強調,當日防暴警員沒有干擾、阻擾或騷擾救援工作,他亦沒有要求過警員幫忙。案件編號:死因研訊一九三二——二〇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