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第二學期昨復課,校方在出入口加裝閘機,學生及教職員須拍卡出入。
理大第二學期昨復課,校方在出入口加裝閘機,學生及教職員須拍卡出入。
被警方稱為「汽油彈」練習場的泳池,仍未完成維修。
被警方稱為「汽油彈」練習場的泳池,仍未完成維修。
D座大樓外牆紅磚牆剝落,被黃色水馬圍封。
D座大樓外牆紅磚牆剝落,被黃色水馬圍封。

  (星島日報報道)理工大學去年捲入反修例風波,校園被佔領、破壞和圍堵,事隔月餘,於昨天得以如期展開第二學期,惟開放的兩個出入口均加設有閘機,學生及教職員須「拍卡」入校,各個出入口均有一名外籍保安駐守,學生校董李傲然批評設閘機有損理大國際形象,又表示已收到約五千個反對設閘機的聯署,不排除作進一步行動,校方強調閘機屬臨時措施,會因時制宜,學生對閘機意見不一,有學生認為浪費金錢,但亦有學生指設閘機令他感安全。

  理大校園去年十一月被黑衣人佔據及遭警察圍堵多日,多處設施遭破壞,經過修復後,昨開展第二學期,繼續實施出入管制,校方指預留首兩星期作第一學期考試之用,待二月三日才正式授課,而昨日約有七千名教職員及學生返校。

  因連接尖東及港鐵紅磡站的天橋出入口受毀嚴重,未能重開,現只開放A座大樓面對暢運道出入口及Y座大樓面對漆南道北出入口,兩個出入口均設有閘機,學生及教職員須使用有效證件「拍卡」出入,另設登記處供已登記訪客、沒有證件人士使用。

  記者現場所見,進出秩序良好,亦未有出現人龍,而所有出入口均有外籍保安人員駐守。

  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對首日開學的情況感不滿意,批評校方設閘機單純從保安角度出發,做法非人性化,做法不理想;對於校方聲稱拍卡進入校園是臨時措施,但卻沒有明確表明何時拆除閘機,認為長期設閘機會損害學校的國際形象。他又指現時收到約五千個反對設閘機的聯署,如校方未來仍一意孤行,不排除聯同學生會發起進一步行動。

  理大校長滕錦光昨向全校師生發信,指由於校園修復工程仍在進行,故加強保安措施,並就出入校園實施了過渡性安排,懇請體諒和配合,校方將適時檢視有關措施。校方重申閘機屬臨時措施,只為令師生及員工在進出校園時更為有序及便捷,亦有助疏導人流,將適時檢視現行措施,因時制宜,又指重視不同持份者的意見,已與學生及員工溝通有關的保安安排,冀能理解及支持。

  學生及教職員對閘機反應不一,來自內地浙江的研究生陳同學指,因理大位於交通樞紐,擔憂會再次發生衝突,指明白一旦發生衝突,閘機無法有效阻擋,但心靈上感安心,「會回來繼續學業是因為臨近畢業,不想為事件而放棄未來。」亦有國際博士後研究生認為加設閘機是必須的。

  來自新疆的內地生認為,校方應平衡各方面後,逐步開放校園;本地研究生吳同學直斥閘機浪費金錢,畫蛇添足,認為外來者只要有心,有很多方法可以逃閘,又指往日不少街坊會入校,感受城市中難得的寧靜,「不允許他們入校令校園變得冷清,亦只會令外界對事件更難以忘懷。」

  教職員黃小姐同樣感到不便,指平日有很多人出入校園,包括文件往來、校內用品的零售人員等,加設閘機令他們無法入校,「要我們出來接他們入校就很麻煩,變相令職員減少與外界溝通。」另外,本地生陳同學坦言對重回校園有心理陰影,「這份悲痛不是因為設施被破壞,而是透過受毀設施,回憶到當時看到的新聞片段及對同學的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