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去年五月遭白人警察肖萬用膝蓋壓頸。
弗洛伊德去年五月遭白人警察肖萬用膝蓋壓頸。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黑人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肖萬用膝蓋壓頸致死案,檢察官昨日結案陳詞說,弗洛伊德在「最後一口氣」仍在求救,但肖萬無動於衷。

  檢方在審訊過程中傳召多名證人。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局資深警官齊默曼本月初作供,稱肖萬「完全沒有必要」對弗洛伊德使用武力。齊默曼說,有十九年警察資歷的肖萬已違反警局的武力使用原則:「把他面朝下壓制在地,還把膝蓋壓在他脖子上那麼長的時間,這是不恰當的。」「我看不出這些警員何以認為自己有危險,如果他們覺得自己有危險,也只有在此情況下,才有必要使用這般武力。」

  檢方企圖證明肖萬的行動導致弗洛伊德之死,他在死前頻頻掙扎,反覆說「我不能呼吸」;然而辯方律師尼爾森聲稱,弗洛伊德是死於使用毒品與其他自身疾病。弗洛伊德的女友曾就他生前用藥情形出庭作證,坦言兩人過去都因病痛而有藥物成癮問題。在審訊進入第四天時,與弗洛伊德交往近三年的四十五歲女友羅斯出庭作證,承認兩人均有鴉片類藥物(opioid)成癮問題。羅斯說:「我們都為慢性疼痛所苦,我是在頸部,他是在背部。」她說,她和弗洛伊德各自有止痛藥的處方箋,但他們有時會在街上或「黑市」買藥。

  在馬里蘭州擔任首席法醫直至二〇一九年退休的佛勒早前作供說,弗洛伊德是死於導致他心律不整的心臟病。然而這項說法和多名醫學專家的看法相牴觸。多名專家表示,弗洛伊德是死於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