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國柏林電視塔俯瞰米特區公寓的風景。
從德國柏林電視塔俯瞰米特區公寓的風景。

  (星島日報報道)為應對樓宇租金不斷飆升,柏林左翼市政府去年開始對公寓租金設定上限,並凍結租金五年,引起巨大爭議。德國憲法法院昨日裁定,此條法規違憲、無效。德國將於九月舉行大選,租金問題勢成選舉議題。

  柏林市政府為解決租屋市場供不應求的問題,經過多年爭辯,於二〇一九年十月通過德國史上前所未見的法規,柏林房東在五年內不得提高房租,且每平方米租金的上限為三點九二歐羅至九點八歐羅(約九十一港元),視乎樓宇單位的質素及裝修, 倘若有違規將受到重罰。首階段於去年二月落實,影響約一百五十萬個公寓單位。第二階段去年十一月落實,房東被逼給三十萬名租戶減租。房東組織和地產界大感不滿,認為此法規違憲。

  德國憲法法院周四裁定,住房政策屬於聯邦政府事務,除非聯邦政府不行使相關權力,邦政府才能干預,因此柏林的租金規定屬於違憲。裁決稱:「由於聯邦立法機關有法律……規範租金價格,各邦沒有立法的餘地。」柏林為邦市合一的地區。

  德國管理房屋事務的最高官員、內政部長西霍弗對裁決表示歡迎。他說,租金上限引起了「房地產市場的不確定性,遏止了投資,也沒有創造任何新的居所。」

  左翼黨則表示,法院的判決將使大約一百五十萬受惠於租金限制的柏林家庭感到失望,該黨的住房政策專家萊伊呼籲通過聯邦級別的全國性相關法例。

  一家大型住房公司的負責人表示,不會因為裁決而追收租金。不過,也有房東在去年租金上限規定實施後,在簽新租約時加入「影子租金」條款,列明一旦租金上限被推翻,將會追溯更高的月租,這些租客面臨被追收可觀的租金差額。

  儘管租金上限僅適用於人口約三百六十萬的柏林市,德意志銀行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法院的裁決可能會造成廣泛的影響。德意志銀行經濟學家默伯特說:「由於柏林租金上限的廣泛媒體報道,全國許多城市租金增長放緩。在許多城市和地區,租金增長可能會再次回升,因為許多模仿柏林租金上限的舉措將失去動力。」德國將於今年九月二十六日舉行大選。周四的裁決可能會使經濟適用房成為主要的競選議題。

  德國大城市近年面臨房租高漲問題,從二〇一二年至一九年,人口三百六十四萬的第一大城柏林,房租在短短七年內漲了四成二;人口一百四十七萬的慕尼黑漲幅也高達三成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