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歷經三度政黨輪替,理應是愈趨民主理性,但藍綠對立化卻有如一堵高牆,硬生生切割兩邊;陳水扁友人轉述阿扁看法,唯一能推倒高牆的做法就是特赦,而且特赦不是法律問題,需要政治解決。
反對特赦的藍綠人士都說「阿扁可惡」,他氣憤地說:「阿扁可惡!其他人就不可惡嗎?」以競選經費申報為例,哪個政治人物有誠實申報,從歷年選舉的報道中就可看見,有人花了數十億甚至百億選總統,結果都只申報幾億元,「他們都不誠實,卻都過的比我好」,「還有民進黨有人拿了我幾百萬、甚至四千萬,有誰申報?」
而他選擇據實申報卻被媒體章取義曲解為阿扁認罪,因而失去話語權,無法為自己辯解。友人轉述,阿扁用「凝」形容悶到不能再悶的心情,病痛也是「凝」出來的。
阿扁再度解釋飽受質疑的國務機要費,李登輝有奉天專案孳息、每年1億做為特別費,進行機密外交,還能撥充、流用,根本無需發票實報實銷。
而扁把近40億的奉天專案經費返還國庫,蒐集發票核銷費用,用於機密外交卻被控告貪污。據《中國時報》報道,阿扁直言,特赦是唯一能化解藍綠對立,達到政治和諧的方法。他以世界各國對待前任總統為例,不論是涉及貪污,甚至是殺人的前任總統,最終都以政治手段解決,就是無罪特赦。
例如韓國全斗煥因光州事件被判死刑,繼任者盧泰愚也被判刑,金泳三特赦2人,都為化解社會對立,最後他們三人還一起出席金大中就職典禮。菲律賓前總統艾斯特拉達也僅是軟禁在自己別墅,最後還又回鍋參選總統。
阿扁對捨特赦改以重審、再審方式處理扁案大表不滿,他並以蘇建和案前後花了24年、鄭性澤案14年、蘇炳坤案30年為例,感嘆「人生有幾個10年、20年」,一次再審就會浪費10年以上的光陰,再審不是有效率的做法。
特赦是打開藍綠對立僵局的鑰匙,而這把鑰匙就在蔡英文手裏。阿扁告訴友人,馬英九不特赦他,他可以理解,畢竟是敵黨,蔡總統呢?這個問題的關鍵是蔡總統,不必牽拖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