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引發「直播帶貨」狂潮。
疫情之下,引發「直播帶貨」狂潮。

  (星島日報報道)「OMG,這個太好看了吧,今年火到炸,買它買它買它!」「廢話不多說,先來抽波獎!」號稱「口紅一哥」的網紅主播李佳琦,曾創下十五分鐘賣掉一萬五千支口紅的紀錄;「淘寶一姐」薇婭曾在「雙十一」期間單日直播引導交易最高超十億元(人民幣,下同),今年四月更賣出武漢航天科工火箭公司生產的運載貨物火箭,成交價四千萬元。

  後疫情時代,「宅經濟」風行,催化內地直播營銷革命。從草根素人到商業大老,從明星網紅到貧困縣縣長,齊齊上陣走進直播室,變身帶貨主播,有港青也北上直播撈金。

  「直播+電商」模式有幾多金?據稱,薇婭、李佳琦等頂級主播帶貨的年銷售額可高達數億甚至數百億元。另一邊廂,網紅主播的「刷單」、假貨醜聞頻生。官方近期密集出台行業規範,直播帶貨風潮或將降溫。

  「五四三二一,上鏈接!一定記住領了優惠券再買……沒有了,真的沒有了,賣空了。」相較傳統電商「人找貨」,直播帶貨是透過直播營銷「貨找人」,誘導性地將商品推銷給客戶。主播和助手們在鏡頭前開心地試穿,試吃,試用,講解賣點,分享體驗,氣氛熱烈,像是老友「將心比心」地推薦一款體驗超級棒的自用品。

  「直播好像有種魔性」,自稱從未網購服裝的陳小姐告訴本報,因為擔心從電商的圖文介紹難以選到合身尺碼,她一直在線下商場買衫,「但第一次看直播,我就搶了一件七十八元的打底衫。」她坦言,看到同自己身材相仿的主播穿上合體亮眼,價格又是「全網最低」,「不買會覺得吃了虧,我現在知道直播為何這麼火爆了。」

  百度公布的「二〇二〇年輕人消費搜索大數據」顯示,內地年輕人直播購物暴增百分之一百六十七。根據艾媒諮詢數據,去年內地直播電商行業總規模達四千三百三十八億元,同比增長兩倍,疫情影響下,直播電商業態更加豐富,今年市場規模或逼近萬億大關。

  內地各大平台已集體將直播帶貨納入發展戰略,除淘寶、京東、蘇寧易購、拼多多等電商平台,抖音、快手、百度、搜狐、騰訊等互聯網公司亦不甘落後。

  網紅明星、企業大佬同樣不想錯過風口,爭相出山帶貨。以才華橫溢著稱的湖南衛視主播汪涵,帶貨時不忘講解相關知識典故,被稱作「知識型帶貨主播」;攜程網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直播室玩起cosplay(變裝),身着古裝四折預售湖州高星酒店,一小時內即創造兩千七百萬銷售額;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以「全網最低價」直播賣家電,現身三十分鐘銷售額攻破一億。

  「大家好,又是港夫廣妻同你講東講西!」曾在本港從事金融股票行業的「八五後」港青李劍禧,疫情期間北上廣州投身直播電商,同廣州太太孫嘉晞打造「港夫廣妻」IP,在微信、抖音等短視頻平台發布介紹粵港文化碰撞的搞笑視頻,不少視頻點擊率超十萬。李劍禧向本報稱,同其他主播不同,他做直播開場先和粉絲聊天,會在輕鬆氛圍下推介食品和日用品,未來他計畫赴種菜基地直播,向廣東粉絲介紹精品蔬菜。

  電商主播從商家收取的費用包括服務費和佣金兩部分,據稱有網紅主播月入高達千萬,有時一場直播下來就夠買套房。不過,同業競爭劇烈,通過「刷單」造假營造虛高人氣,已成為不少主播的維生方法。在內地搜索網站可以輕鬆搜到「刷單套餐」,種類豐富且明碼標價,不僅可以幫助主播在提高人氣「漲粉」,還能點讚和評論互動。

  歌星楊坤被舉報在一場直播中銷售額超過一百二十二萬,可次日買家就瘋狂退款,真實銷售額只有四萬多,損失慘重的商家們認為存在「刷單」,已報警處理。知名脫口秀演員李雪琴參與的一場直播,也被指觀眾數量造假,現場顯示三百一十一萬人圍觀互動,實際只有十一萬真實存在,和她互動的大部分是「機械人粉絲」。

  還有網紅主播捲入假貨醜聞「翻車」。號稱「快手一哥」的辛巴,直播營銷一款「燕窩」,被指實為糖水,燕窩成分每碗不足兩克。辛巴日前公開致歉召回全部問題產品,並承諾「退一賠三」,需先退賠超過六千萬元。

  直播帶貨亂象引發官方關注!上月二十日,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維權輿情分析,指今年「雙十一」促銷負面信息主要集中在直播帶貨、不合理規則等,並點名汪涵、李雪琴、李佳琦。廣電總局發布加強網絡和電商直播管理通知,網信辦亦擬禁止直播數據流量造假、發布虛假信息等行為。

  北京工商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洪濤向本報表示,當前帶貨價格低銷量大似乎成為「網紅主播」標配,這不但導致「刷單」頻發,也嚴重擾亂正常市場秩序,「一些直播營銷價格壓得過低,甚至零價格,涉嫌傾銷和欺詐,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賣家也在火爆的熱銷中遭遇虧損。」他直言,「直播帶貨不可以這樣搞,最低價格應該給予限制。」

  內地直播電商追逐「全網最低價」帶來全民消費狂歡,平台和主播賺得鉢滿盆盈,消費者也感覺「買到即賺到」,但交易中最該賺到錢的廠商,卻頻頻被爆在扣除直播機構的銷售佣金後,剛剛保本甚至虧損。這場直播帶貨的低價盛宴,還能持續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