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見圖),數日前還向媒體表示這次武漢肺炎可管可控,但周二、三親自到武漢考察後,態度大轉變,指當地政府不作為、病源被毀、不歡迎專家,疫情已無法控制,估計感染規模大沙士十倍,身經百戰「連我都選擇做了逃兵」。不過,中國工程院外籍院士、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生物工程系教授王存玉,則批評管軼的言論「不厚道,添亂也!」他稱中國的有關領域科研水平「早把香港拋離幾條街」,「還把香港自己當救世主?」

  管軼上周三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可以判斷此次疫情已經得到控制,即使有人傳人,也非常有限。不過,他本周在武漢考察後向財新網記者表示,最先有人發病的華南海鮮市場已被清洗,「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怎麼破案啊」。他稱,「我吃了不少閉門羹,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並不多」。

  管軼還表示,他去過其他市場,到過機場,看到當地居民九成連口罩都不戴。他批評當地政府不作為,「這都要『戰爭狀態』了,怎麼還沒拉警報啊,百姓好可憐,還在安心準備過大年,完全對疫情無感啊。」「就像一個可能受到原子彈攻擊的地方,人們卻還在開派對。」

  管軼稱,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沙士的十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他感到極其無力。

  對於管軼的言論,身兼美國國家醫學院院士的王存玉在社交媒體表示:現在內地有關領域的研究水平,「早把香港拋離幾條街,不要,也不可能海鮮市場那麼大的傳染源放到二十一號等他來查病源!」他稱,客觀的講,內地一線研究人員的查病源的水平是挺高的,世界級的,這麼短的時間分離出病毒,連美國的專家都讚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