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唐人街餐館逐漸開放堂食。 溫友平攝
波士頓唐人街餐館逐漸開放堂食。 溫友平攝

本報記者溫友平報道

日前新英格蘭波士頓地區餐飲企業基本完成對「振興餐館基金」(RRF)的申請,正等待美國聯邦小企業局(SBA)的審批結果。新英格蘭美國中餐聯盟分會會長謝鋒介紹說,新英格蘭地區的一共大約有近1000家左右中餐企業,大部分餐飲企業都已經積極參與了這輪「振興餐館基金」的申請補助之列。記者還從美國聯邦小企業局(SBA)官網了解到,在其5月11日發布的新聞稿稱,僅僅一周時間內,全國一共1.6萬多個「振興餐館基金」申請獲得批准,補助金額達到20多億美元。
記者了解到,5月6日,美國聯邦小企業局局長Isabella Casillas Guzman宣布自5月3日「振興餐館基金」申請平台開放後的36小時內,一共收到了來自全美餐飲企業18.6多萬申請。其中,9.76萬件申請來自餐館和酒吧、4.64萬件申請來自婦女擁有管理的企業、4,200件申請來自退伍軍人擁有管理的企業、3.08萬件申請來自社會和經濟處於弱勢群體的個人、1.62萬件申請來自前3類申請者兼而有之,6.17萬件申請來自疫情前年收營低於50萬美元的小餐館和酒吧。
據介紹,「振興餐館基金」總撥款是286億美元,申請平台前21天僅對上述3類優先群體開放。21天後,申請者先到先得,直到資金告罄為止。同時,每個地點的餐飲企業最高可以申請到500萬美元,一家集團公司可以申請總額為1,000萬美元的RRF補助金。為凸顯紓困資金的公平分配,SBA把95億美元的RRF補助金保留給小餐館和酒吧,特別是那些年營收低於5萬美元的從事餐飲,酒吧和食品車的微小企業。
謝鋒介紹說,為了更好地幫助餐館企業更好地申請「振興餐館基金」,包括新英格蘭美國中餐聯盟在內的各個行業協會組織均及時組織了專業人員來詳細解讀「振興餐館基金」的詳細內容以及具體申請表格填寫和申報程序。此舉深受餐館業主的讚賞。
據謝鋒介紹,自新冠疫情以來,大部分的餐飲中小企業都嚴格遵守麻州政府及波士頓市政府的防疫措施,有些餐廳及時關閉了餐館的堂食經營,只做外賣訂餐生意,一直堅持到了現在。盡管外賣生意比疫情前減少了很多,但是依靠餐館自身的外賣和聯邦政府及州政府先後幾輪的災難緊急救助和PPP貸款,最終贏得了目前依然維持經營的現狀。謝鋒還進一步介紹說,聯邦政府最新專門實施的「振興餐館基金」更是全美餐館行業的強心劑和及時雨,因為「振興餐館基金」要比前兩輪的PPP貸款的援助力度更大,為亟需盡快走向復蘇的餐飲企業注入一股活血,增加了餐館企業的造血功能!
謝鋒還通過了具體的數據來說明這一輪的「振興餐館基金」的扶持力度。他說,在前面的兩輪PPP貸款申請中,有些餐廳分別申請到了十幾萬美元的聯邦貸款,同時也得到麻州政府的7.5萬美元疫情補助,使得許多餐飲業主能夠及時繳納餐館的每月租金和水電煤氣等費用、和因疫情而失業在家員工的失業工資補助,以及維持餐館經營的一些經營成本。但是,這一次的「振興餐館基金」,按照目前已經申報的數據,許多餐館到時候批準的補助金額將會是之前PPP等援助金額的還要多或許也有些企業會少一些,具體會根據他們年營業額數據不同而補助也不一樣。
謝鋒還介紹說,其他類似的餐館業同行也基本都積極完成了申請工作,其可能會得到的資金補助都對餐飲業有非常大的幫助。從這一點上說,可以看出,這次「振興餐館基金」的扶持力度非常大。美國政府對餐飲業的支持應該落實到了實處,即在疫情中眾多受到了實際影響尤其是影響嚴重的餐館企業。
不過,隨著疫苗接種的普及和麻州經濟全面放開的步伐,餐館企業在準備重新全面出發的前夕也面臨著材料成本上漲以及員工難於及時回歸的難題。而且,餐館業的長遠發展更是面臨著餐飲業人才和產業工人短缺的問題。謝鋒介紹說,因為失業員工仍然可以在家領取近幾千美元的失業工資,因此及早回歸餐館意願很小,這無形中會影響將要恢復正常經營的餐館。而解決這種餐館業的問題,最終還是要等到人們都已經普遍接種了疫苗方能夠自然解決。只有人們具有疫苗接種的較強安全保障的時候,居民消費者才願意到餐廳進行消費,餐館業主自然也就會重啟堂食經營,餐館員工屆時也願意重回崗位去賺取比失業工資更多的收入。
謝鋒還認為,286億美元的「振興餐館基金」援助力度確實很大,其實這不僅僅是直接爭對全美的餐館行業,而且還間接保障和促進了其他諸如房地產、銀行以及其他產業鏈的相關行業。因此,雖然是一個極為傳統的餐飲行業,但是影響面確實十分廣泛。謝鋒特別提到,對於新英格蘭地區乃至全美地區來說,眾多餐館行業特別依賴國外留學生群體和美國旅遊產業鏈的正常回歸,尤其在波士頓地區。
盡管聯邦政府及其各州針對餐館行業推出了一系列的援助措施,但是依然有相當一部分餐飲企業在疫情的嚴重影響下最終選擇徹底關門停止營業。記者在波士頓郊區的萊克星頓鎮觀察到,該鎮中心在新冠疫情前一共有兩家中餐館,而且生意都還不錯。在疫情期間,其中一家徹底關門停止營業了,而另外一家卻是選擇了堅持正常經營外賣並隨著經濟重開目前已經恢復了堂食。謝鋒對此評價說,作為餐飲業主,選擇徹底關門停業肯定有其主要的客觀原因,但是在疫情選擇在疫情中如何堅持自己的創業,顯得更加重要。如果那位關門停業的企業主選擇堅持繼續經營,就一定會得到聯邦政府和州政府以及現在這一輪「振興餐館基金」的援助,興許會度過難關重新走上正常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