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考密克教授在作線上專題講座。溫友平攝影
麥考密克教授在作線上專題講座。溫友平攝影

本報記者溫友平報道

  美東時間4月10日晚上9點至10點30分,大都會歌劇院的世界著名女中音歌唱家、深受學生愛戴的新英格蘭音樂學院聲樂系教師瑪麗安·麥考米克(MaryAnn McCormick)教授在由旅美科協波士頓分會和新英格蘭華人聯盟共同主辦的高端人文系列線上講座上,詳細介紹了自己在如何走上音樂藝術之路及其在大都會歌劇院演唱和新英格蘭音樂學院教學的30年歌劇藝術人生故事,讓廣大在線觀眾深受啟發和感動!麥考米克教授表示:音樂的天賦對於一個人來說既是上天賦予的禮物也是一種挑戰;自己在大都會雖然不是一個巨星,但是一直在試圖去最好地展示自己所飾演的角色;中國學生的勤奮、尊師和忠誠是自己最欣賞的地方;將籌劃舉辦一個歌劇音樂節,旨在幫助亞洲學生,尤其是中國學生,在聲樂表演上取得進步。
據介紹,享譽國際的女高音歌唱家瑪麗安·麥考密克(MaryAnn McCormick)在世界各地頂級劇院有30多年的演出經驗。她曾在意大利米蘭的斯卡拉大劇院演唱《阿爾及爾的意大利女郎》中的伊莎貝拉;在羅馬歌劇院演唱《卡門》中的女主角卡門;在都靈歌劇院演唱卡門和《吟遊詩人》中的阿祖納;在芝加哥歌劇院演唱《蝴蝶夫人》中的鈴木;並在大都會歌劇院演出超過25年。
麥考密克演唱的曲目豐富多樣,從亨德爾的古典作品,到現代新作品的首演,如在2014年為聖達菲歌劇院用中文參演華裔作曲家黃若的歌劇《孫中山先生》。2012年,她因為參演大都會歌劇院演出瓦格納的《尼伯龍根的指環》而獲得美國音樂最高獎格萊美獎的殊榮。大都會歌劇院的麥考密克教授在當地的140場演出中扮演了許多角色,最近的角色是《蝴蝶夫人》中的鈴木,《費加羅婚禮》中的馬塞麗娜和普契尼《三合一歌劇》《外套》中的弗魯哥拉。
麥考密克還曾與許多世界著名的樂團合作,參加各種室內、室外音樂會的演出,包括紐約愛樂樂團、費城樂團、克利夫蘭樂團、波士頓交響樂團和聖馬丁音樂學院。作為獨唱家和室內音樂家,麥考密克教授在各大著名音樂廳演出,包括紐約的摩根圖書館和愛麗絲·塔利音樂廳,波士頓的喬丹音樂廳,巴黎的夏特萊劇院,以及東京的三得利音樂廳和由沃爾夫岡·薩瓦里施指揮的費城音樂學院。她也曾於多個樂團合作錄制唱片,包括艾默生弦樂四重奏、庫爾特·馬瑟指揮的紐約愛樂樂團;法國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普涅尼歌劇《埃德加》。2015年,麥考密克教授榮幸地加入了波士頓的新英格蘭音樂學院的聲樂系。

音樂天賦上天賦予也是挑戰

在這次講座上,麥考密克教授分享了自己從小表現出音樂天賦再到走上音樂藝朮之路上的成長故事。她認為,音樂的天賦,對於一個人來說既是上天賦予的禮物,也是一種挑戰。藝朮家開發自己天賦的過程也是一個在身體和精神上自我進化的過程。
麥考密克教授介紹說:「我對音樂的理解從聆聽母親的心跳就開始了。母親經常講起一個我小時候的故事。在我3歲時候一次在外婆家,我就在鋼琴上可以找到聽到的音階。母親和外婆大為震驚,她們奇怪這麼小的孩子竟可以做到這樣而不是胡亂在琴鍵上彈。在我7歲在匹玆堡的市區居住時父母離異了。生命總是這樣,在黑暗的時候總會給你光明。當時母親問我要不要學習鋼琴,我特別熱情地回答要。於是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學習了很多本鋼琴的練習書籍。到了9歲的時候,我的第一個鋼琴老師說她已經沒有更多可以教我的了,她推薦我到卡內基梅隆大學學習鋼琴,這一學就學到十幾歲。高中的時候我在教堂唱詩班,指揮讓我一定要試著練一練獨唱,於是我回家在鋼琴上自學了一首獨唱曲《上帝的禮物》。我感覺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美國40年代當紅歌手Kate Smith,一種奇特的但是令人感動的聲音自然而然地發出。那時,我找到了自己的聲音。我學習的是一所匹玆堡的音樂高中,老師指導我申請音樂學院。我最終有幸被伊斯曼音樂學院錄取,並在新英格蘭音樂學院讀了研究生。接下來的就成了歷史。」
如何發現孩子們的音樂天賦並讓天賦轉化為一種音樂才能?麥考密克教授從自己的藝術人生總結了寶貴的音樂教育經驗。
麥考密克教授介紹說:「從來沒有人強迫我練習,7歲和18歲的時候可能需要有人督促,那個年紀很難自律。音樂訓練和體育訓練一樣,是訓練自己的肌肉記憶。聲樂是最難控制的樂器,最容易受到環境的影響。但它也是最有效溝通的樂器,可以直接用語言直擊心靈。如果孩子一開始沒有表現的有興趣,可能他/她還沒有發現自己這方面的天賦。建議家長們多帶孩子去感受音樂,帶他們去看歌劇演出,去現場聽音樂會,聽爵士樂演奏,接受各種音樂的燻陶,讓孩子能培養興趣,覺得練習和學習音樂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當他們真正開始愛上音樂,就不需要強迫練習了。家長朋友們需要少考慮一些學音樂的現實目的,更多的考慮它能讓孩子學到什麼。」
麥考密克教授強調說:「培養一個音樂專業的人才是需要整個家庭支持的。全家人需要理性思考並尋求專業人士的意見。對於一個有很好音樂天賦的孩子,其實是家長和整個社會的責任,以培養孩子繼續發揮自己音樂的天賦,為社會和全人類造福。美國音樂高校教育的昂貴讓人很無奈,但是如果孩子有天賦,還是希望家長可以支持他們繼續發揮自己的天賦。我們音樂人自己也有義務去尋找方法和出路,能支持自己繼續在音樂的職業道路上發展下去。」

保持平常心做好自己的角色

當被主持人問及為什麼選擇歌劇演唱家作為自己的職業,或者說因為某個特殊的時刻讓她選擇了歌唱作為職業,對此,麥考密克教授回答說:「我一直覺得是演唱選擇了我,而非我選擇了演唱。音樂對於我來說是一種重要而特殊的語言。它是我生命的血液。而聲樂是比鋼琴更有效的一種與人交流的樂器。」
麥考密克教授還繼續指出,說起來某個特殊的時刻,她覺得是在新英格蘭音樂學院讀書的時候讓她最終選擇了歌劇作為自己的藝術生涯。她介紹說:「當時我報名參加了一個著名的歌劇夏令營,當時只有22歲的我僅得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色。我非常想唱主角,於是我跟我的老師說我在另一個歌劇夏令營也得到了一個角色(雖然我沒有告訴她那也不是一個很大的角色)。於是老師跟夏令營的導演商量過之后,我幸運地拿到了主角。當時有很多業內的導演和教練參加訓練營,於是我被聖路易斯歌劇院選中開始我的職業化訓練。一個偶然的契機,一位領銜的女主角生病了,我有幸可以代替她在樂隊區演唱了一首著名的詠嘆調。而那周恰巧是媒體周,我的演唱得到了許多專業媒體的高度評價。於是聖路易斯歌劇院給我制定了專門的青年演唱家培養計划,也給了我很多機會。我一直非常感謝聖路易歌劇院。後來我還有幸可以作為學院贊助人,捐助了青年音樂家獎學金,用來支持經濟困難和少數族裔的學生完成學業。為此我感到很自豪。」
據介紹,麥考密克教授在大都會歌劇院這所世界最頂尖的歌劇院有25年的演出經驗,期間跟非常多世界著名的歌劇演唱家、指揮和音樂家有很多合作。對於這段25年的歌劇藝朮經曆,麥考密克教授自我評價說:「我在大都會不是一個巨星,但我一直在試圖去最好地展示自己所飾演的角色。」
麥考密克教授說:「我23歲第一次站在大都會的舞台上參加大賽,25歲大都會首演。對於我來說它很重要,貫穿我整個藝術生涯。疫情對大都會歌劇院造成了很大衝擊,我也很難過。在裡面工作,就像在其他行業內的大公司一樣,既有優勢也有挑戰。最大的優勢是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有機會接觸到很多世界頂級的音樂家。他們教會了我怎樣做人,怎樣對人。而且也教會了我怎樣不去試圖用自己的聲音壓過樂隊的聲音,怎樣把聲音傳到劇院最後一排的觀眾耳中,怎樣控制我的身體語言去在舞台上表演。最重要的是這段經曆讓我學會了怎樣堅持不放棄,怎樣自律而時刻保持自己的最佳狀態,給了我自信能讓我在緊張的時候可以提醒自己」,「我做到過,我可以做到,在台上怎樣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我在大都會不是一個巨星,但我一直在試圖去最好地展示自己所飾演的角色。這種可靠對於公司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畢竟不可能每個人都是馬友友或者Renee Flaming。是大都會教會了我怎樣保持平常心去盡心盡力地做好自己的角色。」
她還說:「在大都會歌劇院,我最喜歡的方面是可以接觸和認識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的人。不是說一定指可以認識巨星,而是可以跟很多非常好的支持團隊的工作人員。一個跟我同一年入職大都會的當年當門衛的工作人員,現在已經是安保隊主任了。有時候一起演出過的朋友可能10年不見,但是還會偶然在大都會的演出中碰到,那種感覺很好。能在一個喜歡的地方工作很多年並有很多老朋友,這是我在大都會最喜歡的地方。」

籌辦歌劇音樂節幫助亞洲學生

據了解,麥考密克教授除了歌劇演出之外,還有非常丰富的教學經驗,並且還在新英格蘭音樂學院的聲樂系任教。她所有的學生都在學校和畢業之後有非常優異的表現,特別的是她有很多亞洲學生,其中一些人在大賽中獲獎,還有的進軍百老匯和著名歌劇院。她還說,中國留學生給自己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
麥考密克教授介紹說:「我有幸接觸過很多中國的老師、演員和學生。在新英格蘭音樂學院,張小凡可能是我第一批的學生。我對中國學生情有獨鐘。我覺得他們最獨特的地方在於他們表現出來的對老師的尊重和感恩之情,這是其他國籍的學生身上沒有的。而且中國學生普遍思想很開放,而且他們對知識的飢渴和強烈的求知欲是每個老師希望看到的。今天我在線上參加了一個我的中國留學生的本科畢業音樂會,真的是熱淚盈眶。我看著他一步一步地成長,認真對待每一點我教他的方法,用他的自律和努力把每一點知識都吸收融合到了他的演唱中,真的非常棒。中國學生的勤奮、尊師和忠誠是我最欣賞的地方。」
作為一名歌劇藝術家,麥考密克教授還對學習古典音樂對孩子的發展乃至整個社會和人類的發展好處有著自己獨特的見解。麥考密克教授認為杰克漢娜曾經說過一句話非常有道理:「人想要教導思想,必先觸及心靈。」
麥考密克教授說:「音樂是一種最本質的東西。很多哲學家從古至今都在尋找一種可以統一思想的理論,我覺得音樂就是答案。音樂可以統一和團結整個社會,它的特殊之處在於,它在空氣中很快就會消失,但它會一直留在人們心中。音樂具有治愈的作用,科學家們發現聽音樂對於某些大腦損傷和阿玆海默症都有療效。而且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音樂具有團結社會凝聚人心的作用。這次疫情對音樂產業產生了很大的衝擊,人們不再有機會到劇院和演唱會現場聆聽感受音樂之美。我真心認為如果人們還能像往常一樣可以正常地接觸到音樂,暴力事件一定會有所減少的。」
她還進一步說:「音樂可以治愈心靈。我有一個學生,丈夫剛去世不久。我發現音樂可以幫助她更好的釋放感情,得到心靈的平靜。我的另一個學生是一個70歲的肺癌患者,她學唱歌之前呼吸都有困難。我教她在唱歌的時候怎樣保持呼吸平靜,怎樣打開頭腔共鳴,減少用嗓子的壓力阻礙呼吸通路。她說這些對她恢復非常有幫助。不僅是對孩子的發展有益,音樂對整個社會和人類的發展都有非常特殊的意義。我覺得不只是孩子應該學習音樂,每個人都應該學習音樂,這對整個社會的平等和團結是非常有幫助的。當然我的意思是學習各種音樂形式,而不單純是流行音樂。」
據介紹,麥考密克教授現在在籌划舉辦一個歌劇音樂節,旨在幫助亞洲學生,尤其是中國學生,在聲樂表演上取得進步。
麥考密克教授說:「我是在疫情期間有了這個想法。我覺得最好的應對生命中的損失的方法就是為他人做些事。在工作中我一直以來都能感受到對亞裔的偏見和歧視。比如亞裔歌唱家只能飾演3到4個很有限的歌劇角色。我不知道我個人能做些什麼,但是我知道我必須做些事。於是我想籌辦歌劇音樂節這個項目,旨在填補音樂教育這方面的一個缺口。現在有些美國高校招收中國和亞裔留學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可以帶來額外的收入。我覺得這非常不好。我辦這個活動希望能給中國和亞裔學生一個訓練和演出的機會。讓他們能鍛煉表演技巧、展示自己的才華,也能制定有針對性計劃,培養他們成為真正的藝術家。」
她還介紹說:「該項目現在還在前期準備階段,我已經聯系了一些認識的專業教練和指揮朋友,讓亞裔學生能有機會接觸到他們,在推動歌劇行業平等、消除歧視方面盡自己的一點微薄之力。我有幸可以跟Core Music核新音旅的張小凡女士合作一衕推進這個項目,非常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