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溫友平波士頓報道

「盡管歷史上新發傳染病疫苗成功的經驗不多,但是這次新冠病毒疫苗卻在短短的九個多月內就研發生產了一大批疫苗,全球一共有300多種疫苗,這是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是難於想象的。」近日國際疫苗和新型抗體專家、美國麻省大學醫學院終身教授、核酸疫苗研究室主任盧山在一次「新冠病毒疫情與新冠疫苗」的主題講座上如是說。

記者了解到,2020年盧山教授出任國際衛生組織的新冠疫苗指南委員會委員,組織和主持國際疫苗學會召開了全球新冠疫苗專題大會系列,以推動國際合作,加快世界新冠疫苗的開發和使用。在今年3月8日,盧山教授針對2月中國武漢嚴重的新冠病毒疫情專門發表了一篇學術觀點文章,建議全世界要認真思考、盡快研發新冠病毒疫苗,由此成為全球第一個提出新冠疫苗研制的專家學者。他在發言中提出,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未能迅速實現良好的控制,由於全球沒有很好地控制住疫情而最終導致新冠病毒大流行,同時人類生活已經完全形成全球化的社會,因此新冠疫情的控制需要新冠疫苗。

但是,盧山教授也指出,總結歷史經驗,新發傳染病疫苗研制難度是非常之大的,其主要有多個原因:一是新發傳染病毒來無影去無蹤。就像2003年SARS病毒一樣,當要去研發的時候,SARS病毒就已經過去了;二是真正要研發疫苗的時候沒有足夠的有效病例。現在中國也研究了很多新冠疫苗,但是因為疫苗要進行三期臨床試驗卻沒有足夠的病例,只能夠到別的國家去做;三是新冠疫苗研制成功了,但是它在全球的規劃和需求也是完全不相同的。四是要研制一個新的疫苗需要很大的投資,這個投資誰來買單?

盧山教授認為,盡管歷史上新發傳染病疫苗成功的經驗不多,但是這次新冠病毒疫苗卻在短短的九個多月內就研發生產了一大批疫苗,全球一共有300多種疫苗,這是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是難於想象的。他分析主要原因是:一是大公司充分與小公司進行合作,大大節省了時間成本。通常很多大的疫苗公司是不做新發傳染病疫苗產品的,這次新冠疫苗產品都是由大公司與小公司進行合作生產的,這樣就節約了很大的成本。二是各國政府提前訂購疫苗。尤其是這次美國政府花了幾十億美元進行新冠疫苗訂單採購,這對於新冠疫苗的盡快研發生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三是多種公共和私立組織,例如挪威CEPI基金會在這次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後迅速啟動新冠疫苗的研發,為新冠疫苗的研发生產贏得了寶貴時間。

這個由社會民間組織、科學家和大企業組成的新發疫苗投資基金平台彰顯了他們的卓越遠見和社會責任。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新冠疫苗研發過程中,美國NIH的疫苗研究中心也與疫苗企業進行了合作。四是特朗普政府也在疫苗的研發生產過程中實施了一個閃電計劃,由國防部、衛生部和CDC等聯合執行該項計劃並採用軍事化管理,目標就是為美國提供3億劑份的疫苗供人民使用。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盧山教授還強調,現在全球各個國家生物技術已經很普及,都有自己的新冠疫苗研究項目,一共研制了300多種新冠疫苗。尤其是中國新冠疫苗的研制項目幾乎是與美國新冠疫苗研制比肩共進的。

中國這次新冠疫苗5個研發項目平台是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眾多中國留美海歸人才所掌握的諸多先進的生物技術的結果,這反映中美兩國在疫苗開發的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