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羅格夫教授。
檔案圖片
哈佛大學羅格夫教授。 檔案圖片

本報記者李強波士頓報道

根據麻州公共衛生部公布的各城鎮新冠肺炎(COVID-19)病例更新數據,過去14天麻州有91個城鎮有確診例升高,屬於高風險的城鎮增至17個。麻州過去兩周新增逾4500例確診,新冠病毒陽性檢測率維持在0.9%的低位。
哈佛大學經濟及公共政策學教授羅格夫(Kenneth Rogoff)近日發文指出,COVID-19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未來幾個月很難預測。儘管多國的股市已經反彈甚至創下新高,但圍繞新型冠狀病毒的不確定性依舊瀰漫於各處。
羅格夫教授指出,在樂觀情境下,各監管機構將在今年年底之前批准至少兩款第一代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在政府的特殊監管政策和財政支持下這些疫苗甚至在人體臨床試驗結束之前就已開始投產。假設它們真的有效,那麼到2020年底各生物技術企業將擁有約2億劑庫存並有望繼續生產數十億劑。疫苗的分發將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因為要花很大力氣讓公眾確信這些特批疫苗是安全的。
如果一切順利,在此之後幾年中世界上大部分人口——包括生活在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裡的人們——都能參加免疫。但更為悲觀的情境下,其他危機可能會在這一危機結束之前爆發,比如貿易摩擦,網絡恐怖襲擊或網絡戰爭,還有與氣候有關的自然災難或大地震。此外即便情況再樂觀也不一定意味著能迅速回歸2019年底的收入水平。疫情後的經濟擴張可能需要數年才能符合嚴重衰退後復甦的現代。
儘管這場疫情凸顯了發達經濟體內部的嚴重不平等問題,但貧窮國家所受的苦難卻要大得多。許多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可能會在隨後幾年內陷入新型冠狀病毒的泥潭,並切實面臨在未來十年間發展停滯的可能性。畢竟沒幾個政府能夠像美國,歐洲和日本那樣拿出緊急財政支持。而低收入國家的長期衰退則可能會導致債務和通脹危機的接連爆發。
但新型冠狀病毒危機也可能在發達經濟體身上留下深遠且持久的傷痕。出於對公共衛生危機復發或另一場疫情的擔憂,企業可能會在投資和僱傭方面更加縮手縮腳,更別提這場危機所加劇的巨大政治動蕩了。
除了對投資和僱用產生直接影響外,新型冠狀病毒還將帶來長期的生產力成本。等到疫情退去,一代兒童,特別是來自低收入家庭的那些將失去一年時間的教育。而對那些努力在依然艱難的勞動力市場中搜尋第一份工作的年輕人來說,未來的收入可能會比他們原本可能得到的更少。
疫情中也有亮點,羅格夫教授表示儘管疫情已導致許多城市的商業房地產價值暴跌,但它可能在郊區以及一些沒落已久的中小城市引發一輪新建築和投資浪潮。疫情還可能會刺激政策制定者尋找各種手段去提供通用寬帶互聯網服務,並讓那些來自弱勢家庭的孩子更容易去獲取和使用個人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