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入者另一個花錢不手軟的領域是他們孩子的教育。儘管美國其他地區的收入保持穩定,自2001年以來,收入前20%的人用於教育的收入份額幾乎翻了一番。富裕家庭正在為特殊輔導、課外活動和私立學校付費,以期讓他們的孩子在學校和大學入學方面具有優勢,而疫情進一步推動了這一趨勢。

隨著學校和托兒所關閉數月,富裕家庭尋找替代方案,以確保他們的孩子不會一年沒受教育。富裕的父母也需要放鬆一下,因為他們難以平衡工作和家庭托兒服務。一些人急於讓他們的孩子進入私立學校,其他人求助於導師或顧問。

在經濟低迷時期,托兒服務提供商 Bright Horizo ns 擴大其企業合作夥伴關係,因為頂級雇主尋求快速方式來提供托兒服務和輔導,主要是為他們的白領工人提供服務。客戶包括微軟、美國銀行、埃森哲(Accenture)管理諮詢公司、通用汽車和抵押貸款巨頭房地美。

許多大公司也越來越多提供托兒服務。過去一年,Bright Horizo ns 的托兒業務利潤增長了20%。這家托兒服務提供商還通過收購一個尋找保姆的網站(Sittercity)以及兒童營提供商 Steve & Kate’s 來擴大其選擇範圍。

在華府地區經營一家名為 Capital Learners Educational Services 輔導公司的負責人麥金塔(Kathy McIntosh),她的電話從去年7月開始響個不停,因為父母認為疫情不會很快消失:學校將在 2020-2021 學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關閉。麥金塔說,「在過去的一年裡,我的業務增長了兩倍,無論是客戶數量還是導師數量。」

在華盛頓特區及周邊地區的父母中,最受歡迎的選擇是私人小班制學習,其中包括他們的孩子和其他一些學童。麥金塔開始將兩到六名學生組成一組。導師將學童帶到後院,每個人都會戴上口罩。起初,重點是基礎知識:閱讀和數學。然後他們增加了科技課程、讀書俱樂部和戲劇表演;父母不斷要求更多的選擇。「父母想要的不僅僅是保姆。他們希望有教育背景的人不僅能照顧孩子,還能當老師。」麥金塔說。這些小班的起價為每小時40美元,是典型美國工人每小時20美元的工資的兩倍。私人導師的費用從70美元到200美元不等,具體取決於學科。需求量非常大,以至於麥金塔的員工人數增加了兩倍多,從15人增加到 50 人,並收到來自美國其他地區和海外的詢問。她意識到這是許多父母無法負擔的奢侈品,並表示她與當地學校合作,在小班內提供折扣或免費名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