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復蘇的周期並非由必需品驅動,反而越來越由奢侈品驅動。美聯社
經濟復蘇的周期並非由必需品驅動,反而越來越由奢侈品驅動。美聯社
疫情期間?富有者更富有
疫情期間?富有者更富有

零售商、娛樂場所等都迫不及待瞄準富人口袋中的 2.5 萬億美元。品牌正試圖向高端市場轉移,大賺高端消費激增的財富。

旅行經紀人威利福德( Dottie Williford) 的電話不停地嗡嗡作響:她在北卡羅來納州羅利的高端客戶渴望再次探索世界。最近,她一直熬夜工作到午夜,在 7 月份前往巴哈馬的豪華遊輪上預訂了兩間價值 20,000 美元的套房。這艘高端遊輪通常在地中海航行,但由於美國人覺得離家更近更安全,因此駛回巴哈馬。上午9點門票就售罄。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道,威利福德說,「人們通常不會花 20,000 美元去巴哈馬,但我的客戶就是這批人,最先售罄的是船上的頂級品類。」

豪華旅遊熱潮是美國富人支出激增的最明顯跡象之一,這可能會使經濟平等進一步向有錢人傾斜,並可能惡化全球已因疫情加劇的經濟差距。

消費海嘯雖然對仍在挽救新冠病毒造成財務創傷的經濟來說是個好消息,但凸顯出富人如何推動經濟復蘇。 《華郵》分析的數據顯示,隨著富人積累更多的消費能力,美國從衰退中復蘇取決於他們可自由支配支出費用的增加。這對拜登總統提出的「自下而上和由中間向外擴張以重建經濟」的既定目標構成直接挑戰。

經濟學家和企業高管表示,即使未來幾個月失業率下降、工資上漲,整個經濟體的企業將越來越多地迎合上層階級。 《華郵》數據顯示,收入最高的美國人,如豪華郵輪客戶,可能會增加他們在支撐美國經濟可支配消費支出中的比重。已經有近40%的總消費支出來自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人群(年收入至少為120,000美元的家庭)。相比之下,最底層 20% 的家庭僅佔所有支出的 9%,其中大部分用於包括食物、住房和交通等的生活需求。

這種差距只會進一步加深。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的數據顯示,由於股市上漲、刺激方案和疫情期間衰退,白領工作者未遭到嚴重打擊,自疫情開始以來,美國人估計比平時多儲蓄了2.5萬億美元。此外,根據美聯儲的數據,隨著股票和房屋價值在2020年飆升,最富有的10%的美國人的淨資產增加了超過8萬億美元。

研究不平等議題的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拉吉·切蒂說,「收入較高的人正在積累大量儲蓄。他們未來將花得更多,這將進一步激勵企業更加迎合高收入人群。」

預測未來情況的數據公司Opportunity Insights 顯示,高收入消費者支出在3月份全面反彈,現在比疫情爆發前的水平高出11%。根據「籃籌經濟指標」(Blue Chip Economic Indicators)調查的經濟學家Wolters Kluwer 指出,今年消費者支出可能以1946年以來的最快速度增長。

今年到目前為止,增長最快的支出類別是收入最高的美國人通常主導市場的類別。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截至4月份的數據,現場娛樂活動增長 60%,遊樂園和相關娛樂活動增長54%,會員俱樂部增長45%,酒店增長33%。

雖然收入和財富不平等受到很多關注,但支出不平等才是在富人和窮人之間劃出真實明顯的界限。消費者支出幾乎佔經濟的70%。美國人買什麼決定他們的生活水平。

前20%人口的主導地位有助於解釋美國經濟復蘇的決定性趨勢:支出增長以全速恢復,遠快於就業。在2021年開局強勁之後,以 GDP 衡量的經濟產出預計將很快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與此同時,仍有 760 萬個工作崗位缺工,許多美國人吃不飽。

從奢侈品零售商和度假屋的激增已經可以看出前20%消費人口對經濟的巨大影響。事實上,大部分服務業越來越專注於吸引上層階級的支出,因為隨著上層收入的增加,他們看到增長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