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組織「政策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研究顯示,全美100家聘用大量低薪僱員的大企業中,過半數企業的總裁過去1年平均加薪29% ,但一般僱員的收入卻減少2%。

綜合CBS、路透社和英國《衛報》報道,政策研究中心11日發表報告表示,這次調查統計了標準普爾500家企業中,僱員薪資中位數最低的100家公司,結果發現總裁的平均收入為1530萬元,反觀骨幹員工的薪資中位數只有2萬8187元,而且企業會降低績效目標,同時透過獎金、股票等形式增加高管薪酬。

以嘉年華遊輪公司(Carnival)為例,總裁唐納德(Arnold Donald)去年8月獲得520萬元留任獎金,也領取了股票獎勵,但公司聲稱唐納德沒有花紅,因此總收入較2019年減少了29%。

而在100名列入統計的企業中,希爾頓集團(Hilton)總裁納塞塔(Christopher Nassetta)的收入最高,去年達到5590萬元,但前線員工的薪資中位數只有2萬8608元,遠低於2019年的4萬3695元。政策研究中心批評,希爾頓的業績大受疫情影響,但董事局仍然調整股票獎勵的標準,確保納塞塔獲得豐厚報酬。

其他企業方面,燒烤連鎖餐館Chipotle在計算總裁尼科爾(Brian Niccol)的薪資時,將疫情引發的損失排除在外,最終數字仍有3800萬元,但工人的薪資中位數只有1萬3127元。百勝餐飲集團(Yum Brands)也採取類似方式,讓總裁吉布斯(David Gibbs)大賺146萬元,等於一般員工1萬1377元的百餘倍。 負責撰寫報告的學者安德森(Sarah Anderson)質疑,企業普遍會以「慰留人才」為由讓總裁加薪,然而在疫情期間,前線僱員才對公司至關重要。

政策研究中心呼籲民間支持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3月提出的《總裁薪資加稅法議案》,以徵收稅款的方式,促使企業收窄員工與高管之間的薪酬差距。桑德斯當時曾形容,國家的貧富懸殊情況越演越烈,數以百萬的升斗民眾難以糊口,少數億萬富翁卻更加腦滿腸肥。

CBS個人理財網站MoneyWatch上月也曾報道,許多大公司即便業績未如理想,但去年都調低疫情前的績效目標,以便提高管理層的薪資。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