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美國國防部國際安全事務助理部長及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院長的小約瑟夫·山繆·奈伊(Joseph Samuel Nye),近日於著名國際評刊物《評論彙編》(Project Syndicate)以「美中競爭的邏輯」為題撰文指出,衡量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成功的關鍵問題是,這兩個大國是否可以在攸關全球利益的事務進行合作,同時在其他領域進行激烈競爭。曾提出軟實力、巧實力等外交學說的著名政治學學者奈伊其內文摘要如下:

中國的實力不斷增強,而美國具有重要的長期實力優勢。隨著中國、印度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的不斷發展,本世紀初,美國在世界經濟中的份額將保持在約25%以下的水平。此外,其他大國的崛起將使組織集體行動以促進全球公益的難度更大。然而,就未來幾十年而言,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包括中國在內)可能會取代美國。亞洲經濟的快速增長鼓勵向該地區的橫向力量轉移,但是亞洲擁有自己的內部力量平衡。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等國家平衡中國的實力,而美國則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與中國競爭只是拜登面臨的問題的一半。

正如美國科技專家理查德·丹齊格(Richard Danzig)所說,二十一世紀的科技不僅在其分配而且在其後果都是全球性的。必須遵循彼此同意的報告系統、共同控管、有共同的應急計劃、規則和條約,減輕共同風險。

在某些地區,美國單方面的領導大致得以解決提供公共財的問題。但是,當涉及到諸如氣候變化和流行病等新的跨國問題時,需要其他方面的合作才會成功,因為溫室氣體和病毒不受邊界或軍事力量限制。

在生態相互依存的領域,美國不能簡單地以施展力量來思考,而還必須考慮納入其他人的力量。在許多跨國問題上,賦予他人權力可以幫助美國實現自己的目標。如果中國提高能源效率並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美國將受益。因此,美國在與中國競爭的同時,還必須與中國合作。一些人擔心美國在與中國會應對氣候變化的合作,可能會在傳統競爭領域讓步,但是這忽略了如果喜馬拉雅冰川融化或上海被洪水淹沒,中國面臨的損失。美中關係是一種「合作競爭」。然而在這種競爭條件下,要求對矛盾的雙方都給予同等的關注,那將是不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