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左)5月6日在烏克蘭基輔舉行的會談之前,和總理丹尼斯·史密加爾(Denis Shmygal)互相碰臂問候。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左)5月6日在烏克蘭基輔舉行的會談之前,和總理丹尼斯·史密加爾(Denis Shmygal)互相碰臂問候。美聯社

美國拜登政府上台之後,強調與中國的競爭,並指責中國不遵守國際規則,但哈佛大學國際關係重量級學者華特(Stephen M. Walt)教授近日於《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以「世界可能想要中國的規則」為題指出,華盛頓不應該認為自己的價值觀比北京更具吸引力。其摘要如下:

美中之間競爭的核心是什麼?華特認為競爭的主要部分將在國際規則,因為每個國家都試圖捍衛和促進它認為全球秩序應基於的規則或規範。因此,問題是:誰的規則最終將在全世界贏得更多支持?

雖然可能失之簡略,中國主張世界秩序本質上是「西發利亞」主權體系,意即認為,主權國家對其領土和國內事務擁有主權,強調不干涉主義,擁抱一個存在許多不同政治秩序的世界,並(假定的)享有集體的需求(例如經濟安全)高過於個人的權利或自由。相比之下,美國長期以來推崇的世界秩序中,標榜自由主義價值觀,即所有人都享有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

美國和中國宣稱遵守各自規則。然而,中美兩國所表現出的規則偏好並不只是在言論上:美國有時會利用其權力擴大民主規則和壓力範圍,或者排斥那些拒絕這些理想的國家。

哪一套規則可能會勝出?硬實力和國力的展示將起關鍵作用,因為經濟規模會影響其他國家的考量,而本國的成功會激發其他國家的效仿。但是,或許還應該考慮這些想法本身的內在吸引力:美國及其最親密盟友所擁護的自由主義規範,是否可能比中國擁護的更具吸引力,包括:國家主權、不干涉主義、不同國家應有權發展有本國特色的政治制度。

雖然美國是個信仰自由主義的國家,但中國偏愛的規則很可能在許多地方都具有吸引力。首先,非民主的領導人(這仍然意味著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政府)可能更喜歡一種世界秩序賦予每個國家確定自己政府體制的權利,而且認為外界對其國內事務施加壓力是不合法的。其次,當更強大的中國尊重這些理想,其他國家將更不必擔心中國會支持政權更迭。當然,這種政策可能會改變,但目前,一些國家可能會發現這種立場比美國的立場更具吸引力,因為美國的立場是所有政府最終都應成為民主國家。

第三,中國務實的立場不容易被指控為偽善,並根據當地情況調整與每個國家的關係。美國宣揚自由主義原則,卻繼續支持經常違反這些理想的親密盟友,說一套做一套,但中國可以在沒有前後矛盾的情況下與任何人進行貿易、投資和合作。美中兩國的制度競賽各自面臨挑戰。從中國角度而言,即使中國主張受更多國家認同,但中國仍需證明會展現負責任的一面;從美國來看,擁護自由主義也並非不證自明,或是終將獲勝。只有當支持者更成功地證明其理想的優勢時,特別是對比時,才有勝出的機會。這似乎是拜登政府想做的事,但它能否成功,將取決於能否扭轉目前政治虛假信息環境的惡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