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遭跪頸死亡的案件經歷3星期審訊後,裁定主被告喬文是否有罪的責任,落到了陪審團身上,外界預料陪審員討論需時,也許一段時間後才能達成結論。

綜合《華盛頓日報》及CNN報道,陪審團考慮的共有3項控罪,分別是二級謀殺罪、三級謀殺罪、以及二級誤殺罪。陪審員已獲安排入住酒店,法庭要求他們辯論期間不要接收任何媒體資訊,避免受到外界影響。分析分析形容,在衡量二級謀殺罪的過程中,陪審團需認定喬文壓制佛洛伊德的方式不合常理,繼而造成重大傷害,過程中喬文是否蓄意殺害或傷害佛洛伊德,則不在考慮範圍。三級謀殺罪方面,陪審團需衡量喬文有否採取高危行動,不但大大增加了佛洛伊德死亡的風險,同時行為魯莽,漠視佛洛伊德生命垂危。至於二級誤殺罪方面,陪審團需推定喬文故意疏忽行事,導致死者面對不合理的風險。

法官卡希爾(Peter Cahill)19日早上開庭時,用了相當長的時間向陪審員提供指引,表示他們仲裁每宗控罪時,必須涵蓋涉案的所有元素,比如認定喬文的行為與佛洛伊德之死有關,但喬文的意圖卻不需考慮。外界目前無從預測陪審團的裁決時間表,以往每逢重大案件時,陪審團辯論往往延續數天甚至數周才有決定,期間陪審員可向法官提交通知,要求再次檢閱證據或重溫法律條文的定義。由於這些通知可以反映陪審員思考的方向,因此也是裁決的風向球。一般而言,刑事案件需要陪審團成員一致同意方有決定,若成員之間再三無法達成共識,法官可宣布聆訊無效,然後等待檢方決定是否複審。法官卡希爾在19日的指引中同時提醒陪審團,此案和其他案件一樣,不會提供審訊的文字記錄,陪審員必須依靠記憶以及庭上的筆記作出決定,其中筆記只是輔助工具,最終仍以陪審員回想的證據為依歸。卡希爾同時強調,陪審員在考慮過程中,不應受到偏見、成見、情緒或公眾意見的影響,也無需猜測裁決帶來的後果。此外,無論是被告、受害人還是證人的性別、族裔、宗教、年齡、國籍等因素都需排除,純粹基於庭上的證據和法律條文作出判決。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