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左)認為,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拜登政府將會繼續。美聯社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左)認為,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拜登政府將會繼續。美聯社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近日於政治新聞媒體《政客》(POLITICO)披露,為何特朗普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拜登將跟隨。麥克馬斯特表示,2017年2月21日他在白宮上班的第一天就相信由於美國的「戰略自戀」只從美國的角度看待世界的傾向,認為未來事態發展主要取決於美國的決定和計劃,美國施展戰略能力已經減弱。

為了糾正這種趨勢,麥克馬斯特認為重要的是,負責審議外交政策問題的國家安全委員會「首長會議」(Principals Committee),應以戰略同理心(strategic empathy)為基礎進行審議:了解競爭對手和敵人的情緒、意識形態和期望如何驅動並約束他們。

顯然,要應對日益激進的中國帶來的威脅,就需要美國政策從合作與參與,大力扭向透明競爭。自從1970年代美國對華開放以來,與許多美國人的希望背道而馳,中國已變成危險的戰略競爭對手,而不是國際秩序中的「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美國從為中國競爭的新概念基礎開始。國安部門於2017年3月底舉行「首長框架會議」,以4月6日至7日在海湖莊園舉行的習近平主席舉行的總統峰會為目標,奠定美中政策的基礎。為了準備討論,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負責整合提出政府部門共同撰寫的報告。

麥克馬斯特回憶,與其他在特朗普政府成立第一年開始制定整合戰略的框架會議一樣,該份報告和首長的討論也著重於理解中國作為的情感、願望和興趣的動力所在。確定美國的關鍵利益;評估先前政策基礎的假設;提出美國的政策目標;並預見到進步的障礙。

在會議開始時,奧巴馬政府對華政策的摘錄,反映出美國多屆政府的失望,即中國已受到國際社會的歡迎,在遵守規則、繁榮發展的同時,開放其經濟,並最終實現其治理形式。多年來,美國屈服於樂觀偏見和確認偏見的認知陷阱。 博明報告的部分目的是使美國回到現實。因此國安會要做的事情變得清晰:幫助總統實踐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外交政策最重大的轉變。

麥克馬斯特認為,框架會議的時機很重要,因為討論有助於為海湖莊園峰會設定現實的期望。此次峰會時,美國正對敘利亞空軍基地發動空襲,以回應阿薩德政權使用神經毒氣對無辜者進行大規模殺害的行為,其中包括坦率的交流,有時還就安全問題和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與經濟做法進行針對性的交流。這些交流以及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進行長時間的一對一討論,激發了與朝鮮核導彈計劃威脅和無核化議定目標有關議題,但沒有人期望峰會期間召開的最新一輪戰略和經濟合作對話,在沒有從根本上轉向競爭性前,能產生直接或顯著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