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專家認為,美國拜登政府高層目前的對中政策,過度強調對抗部分。美聯社
有專家認為,美國拜登政府高層目前的對中政策,過度強調對抗部分。美聯社

美國軍事戰略專家、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研究主任歐漢龍(Michael O’Hanlon)近日在該學會網站撰文指出,美國兩黨推動對中國施加強硬態度似乎正在證實這句諺語:如果是該做的事,即使做過頭也是應該。拜登政府建議美國在某些 領域與北京競爭,在其他方面與北京合作,並在必要時與中國對抗,但華盛頓似乎過度強調這個政策三角的最後部分。

歐漢龍該文摘要如下:華府對中政策的操作,其中一個重要方面是決定將中國冠上種族滅絕罪的罪名,「種族滅絕」是很嚴重的名詞。從歷史上和法律上來看,似乎都是不適當的,有蓄意煽動美中關係之嫌。但是,種族滅絕的名稱只是象徵著美國外交政策將中國妖魔化的廣泛趨勢,而這一趨勢正趨向危險的集體思維。中國的作為也不符合基於意圖概念的種族滅絕的定義。美國固然須堅決回應中國的崛起 。但是,應該同時努力再確認或降溫,而不是故意挑釁。

華盛頓似乎經常忽略確認這一部分。在經濟領域,特朗普總統有合理的理由利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來阻止中國對美國高科技資產和公司的收購。他還發起一場全球運動,反對華為在全球大部分地區建立5G網絡的雄心。拜登總統在維持這些政策方面是正確的。但是特朗普廣泛增加關稅沒有那麼建設性,至少到目前為止,拜登保留了關稅。

在軍事領域,問題可能更大。至少從2015年開始,隨著奧巴馬政府發展的「第三次抵銷戰略」(The Third Offset Strategy),五角大樓將中國視為逐漸威脅,或有其論點。然而,特朗普在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和《2018年國防戰略》下的事情開始變得太過頭了。

這主要是因為戰爭計劃在任何早期階段的戰鬥顯然已朝著迅速升級的方向發展,重點在衝突的「接觸」和「弭平」階段取得成功。這種趨勢已經變成兩黨共識。奧巴馬前任政府官員最近呼籲,應發展在發生任何衝突後的72小時內,能擊沉中國350艘軍艦的能力。這些想法的要素可能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未能再三確認,並且加上諸如種族滅絕之類的提法,加在一起,它們可能會變得更加難以應付將來可能發生的任何危機。

美國以前外交政策中已經看到過這種情況。在冷戰期間,對蘇聯、中國和全球共產主義的合理關注,因此介入韓國和歐洲和亞洲聯盟體系的建設,不過也導致越南的紛亂。在2002年和2003年,國會兩黨的熱衷對9/11襲擊作出反應,導致美國對伊拉克的介入準備不足。當時許多民主黨國會議員(包括大多數民主黨籍參議員)都表示支持,正如雙方多年以來一直支持越戰一樣,這反映出美國有時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傾向採取鷹派團體思維。

美國非常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冷戰的許多教訓,包括綏靖的危險。但是,美國往往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認識不足,尤其是在外交失效和武器發展有重大突破時,彼此競爭的強國容易使各國陷入戰爭。

幸運的是,與1914年8月相比,美中關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當年6月28日在薩拉熱窩發生的一次暗殺事件,點燃原本已經高度敏感的地緣政治的炸藥,美國現在也應該避免讓美中關係過度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