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員跪頸致死的案件,本星期開始由辯方傳召證人作供,其中1名證人表示佛洛伊德曾經掙扎,因此主被告喬文(Derek Chauvin)動用手銬、並跪頸制服對方的行為合理。

綜合美聯社及CNN報道,在13日的審訊中共有6名證人出庭,分別包括前任警察、前任醫護人員、佛洛伊德生前1名朋友等。其中評估武力的專家布羅德(Barry Brodd)解釋,喬文壓頸的原因在於佛洛伊德正在掙扎,而不是「安然」躺在地上,加上圍觀群眾大喊大叫要求放人,導致喬文等人感到威脅。

曾是加州聖羅莎市(Santa Rosa)警員的布羅德表示,警員享有執法權,外人固然可以扮演「事後諸葛亮」,但設身處地從警員立場看待問題的話,就能體會他們的難處,而不是輕易判斷對錯。

他舉例說,假如警方對具有暴力傾向的疑犯使用電擊槍,然後令對方跌倒撞到頭部死亡,那就只是意外,而在這次案件中,喬文沒有對佛洛伊德使用致命武力,完全遵循了培訓指引。

和布羅德的證詞相比,由檢方傳召出庭的明尼阿波利斯警務署長曾批評,喬文使用過分武力、違反警隊指引,檢方傳召的醫學專家亦認為,佛洛伊德受制後死於窒息。對於雙方各執一詞,法律專家形容,警員有權在自身或他人遇到危險時,對嫌犯使用致命武力,因此陪審團需要衡量的關鍵,就是喬文的行為是否合理。

在盤問布羅德期間, 檢方一度播放事發片段,描述佛洛伊德曾說自己無法呼吸,由此可見布羅德形容佛洛伊德「掙扎」的論點並不成立,何況另1名警員亦表示,佛洛伊德脈搏停頓後,仍被喬文壓著頸部。

辯方律師尼爾森(Eric Nelson)也說,當事人喬文在明尼阿波利斯警隊任職19年,資歷深厚之餘也歷年服從指引,反而佛洛伊德有吸毒前科,本身也患有高血壓和心臟病,死後體內也驗出鴉片止痛劑芬太尼(fentanyl)及「冰毒」,這些藥物才是致死的原因。

另外,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訓練官麥肯齊(Nicole Mackenzie)則表示,佛洛伊德被制服在地時,曾經出現言語不連貫、出汗等現象,種種跡象都可令人心臟驟停。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