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冀(右)2012年於中國電影「紅色娘子軍」在美放映後,接受學術界訪問。維基百科
王冀(右)2012年於中國電影「紅色娘子軍」在美放映後,接受學術界訪問。維基百科

很少有人經歷過美中的風風雨雨雙方的關係和王冀博士一樣密切。 王冀於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從大陸來到美國。王冀在美國國會圖書館中文部任職40多年,最終成為該部門的負責人,並在1970年代初美中開放期間率先開展人際間教育交流。 1995年,王冀與他人共同創立了「美中政策基金會」,至今仍擔任該委員會主席。

王冀最近接受《外交學者》(The Diplomat)雜誌主編夏舒(Shannon Tiezzi)的訪問,在回憶中概述了從1949年到現在的華裔美國人經歷。在這次採訪中,他談到了自己的過去,美國的反亞裔種族主義以及當今中美緊張關係的歷史背景、關係。

問:您是1949年來到美國的,這兩個國家都剛剛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中同盟的經歷。然後是朝鮮戰爭,一段漫長的冷戰對立時期,1970年代引人注目的正常化進程,如今又回到了美中的緊張局勢。在過去70多年的時間裡,中美關係的起伏如何影響了對華裔美國人的看法?

王冀答:雖然我確實感到有些失落,但我從未感到不受歡迎。我遇到的美國人都是善良而好奇的。他們想更多地了解我和我的國家,並樂於分享他們對我的新家的了解。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亞太地區服務,與中國士兵並肩作戰,現在渴望幫助我的人們之間的對話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回憶。

美中之間因為時代不同,關係跟著轉變是漸進的。隨著中國的成長並獲得更多關注和影響,對華裔和華裔美國人的待遇與美中關係的狀況越來越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由於無知和對中國文化的偏見,我繼續經歷種族歧視。但是,隨著對中國和中國政府的不信任感加劇,我也目睹了對華裔美國人的不信任感與日俱增。

問:今日美國的社會氣氛如何?這個新聞充斥著針對亞裔尤其是華裔美國人的仇恨犯罪的頭條新聞。當前的敵視行為與您在中美關係緊張的其他時期的經歷相比如何?

答:在過去的一年中,反亞裔種族主義達到了我以前從未經歷過的水平,至少沒有以這種公開和暴力的方式出現過。

一方面,越來越多的源自中國的大流行開始在全球範圍內蔓延,引發恐懼和恐慌。人們正在尋找代罪羊–對外部力量的憤怒比對我們沒有能力應對的病毒感到無助的感覺要容易得多。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特朗普政府激起了這種憤怒。人們很少考慮「中國流感」和其他帶有強烈種族色彩的言論會如何影響華裔和其他亞裔美國人。

同時,美國面臨著另一種種族歧視。警察的野蠻行為催生了示威遊行和「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美國被迫重新審視其種族歧視的制度。該運動是重要而必要的運動,我很高興它正在發生。但是,反亞裔種族主義看起來與針對黑人的種族歧視不同。它具有不同的歷史並採用不同的形式。解決一個問題並不能立即解決另一個問題。

不幸的是,這一運動的時機允許加強反亞裔種族歧視的發展空間。隨著美國社會努力解決一種種族歧視問題,反亞裔情緒似乎越來越成為一種更常見,社會上習於接受的種族歧視形式。反華情緒可能不是以種族歧視,而是民族歧視的形式出現。但是,當然,這種說法從根本上是錯誤的。你如何針對其他美國人彼此之間進行所謂的 民族歧視?

多年來,我發現對於華裔美國人來說,人們常常忘記了「美國人」的身分,而傾向於「中國人」。一個華裔美國人的家庭本可以在這裡世代相傳,他們可能從未了解美國社會,但他們的忠誠度和美國風度仍然經常受到質疑。特別是在緊張和不確定的時期,我們之間的分歧被放大了,我們被視為外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