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院規則委員會與國土安全委員會23日舉行聯合聽證會,傳召多名保安官員作供,藉此了解1月6日國會騷亂的來龍去脈。美聯社
■參院規則委員會與國土安全委員會23日舉行聯合聽證會,傳召多名保安官員作供,藉此了解1月6日國會騷亂的來龍去脈。美聯社
參院規則委員會與國土安全委員會23日舉行聯合聽證會,傳召多名保安官員作供,藉此了解1月6日國會騷亂的來龍去脈。    美聯社
參院規則委員會與國土安全委員會23日舉行聯合聽證會,傳召多名保安官員作供,藉此了解1月6日國會騷亂的來龍去脈。 美聯社

多名負責國會保安的前任高官表示,多個政府部門疏於分析情報,同時忽視了本土極右翼的威脅,才會導致1月6日的示威演變成騷亂。其中一名官員表示自己入職30年,從未見過類似當天的場面,另一名官員更批評,即使他們察覺形勢不妙後,國防部依然拒絕派遣國民軍支援。

綜合美聯社及《華盛頓郵報》報道,參院規則委員會與國土安全委員會23日舉行聯合聽證會,傳召多名保安官員作供,藉此了解國會事件的來龍去脈。參與作供的包括3名事後辭職的負責人,分別為國會警察前首長桑德(Steven Sund)、參院前警衛長史登格(Michael Stenger)及眾院前警衛長歐文(Paul Irving)。三人均表示,當天的集會規模和示威者狀態出乎意料,集會很快由和平示威變成暴力衝突,前線人員猝不及防,事態一發不可收拾後導致5人死亡,多人受傷。

同樣出席聽證會的,還有首都華盛頓的代理警務署長康提(Robert Contee)。他批評示威變質後,國民軍依然反應遲緩,表現令人失望。康提具體透露說,當天保安官員請求增援時,國防部要員反而追問他們計劃如何動用官兵,又擔心部隊開赴國會山莊會令人留下不良觀感。

至於情報方面,康提與桑德異口同聲表示,相關部門錯過了聯邦調查局(FBI)前一天的情報,可見同僚機關沒有一視同仁地嚴肅看待本土恐怖主義。據悉FBI在該份報告中,明確表示有人打算使用暴力,維護時任總統特朗普「至死方休」,彼此間應該「準備好迎接戰爭」。

桑德在聽證會上首次披露,FBI的聯合反恐小組(Joint Terrorism Task Force)將情報送到國會保安部門後,最終沒有呈交給桑德和參眾兩院兩名警衛長。康提也承認,華盛頓市警也有收到該份情報,但沒有把它列為優先處理的類別。

對於國會保安何時行動回應衝擊的問題,桑德與歐文則各執一詞。桑德表示自己在1月6日中午1時9分,即暴徒衝破防線後不久即與歐文對話,要求對方向國民軍求助。歐文則指電話紀錄顯示,自己1時28分才收到桑德的電話。

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彼得斯(Gary Peters)總結證詞時表示,種種跡象可見當局沒有正視本土極端主義,「毫無疑問」防衛失敗。

參院下星期將會舉行第二次聽證會,屆時將傳召FBI、國防部及國安部情報官員作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