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的雷德菲爾德表示,希望繼任官員能心存感謝。紐約時報
卸任的雷德菲爾德表示,希望繼任官員能心存感謝。紐約時報

甫卸任的美國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近日接受《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採訪時表示,他肯定拜登總統致力於上任一百天讓一億人施打新冠疫苗的承諾,不過上周就幾乎已經達到這個標準,聽到拜登的白宮幕僚長竟批評疫苗施打計劃是場災難,他們承接的是一團混亂,「我希望他們心存感謝,彼此對話比誇張的政治語言要好。」

雷德菲爾德表示,美國在過去三十年對公共衛生投入資源不足,卻要努力應對一百年來最嚴重的疫情採取有效的公共衛生對策。讓人感到挫折的是長期以來,對核心功能(數據分析、實驗室適應能力、公共衛生工作人員)的投資一直不足。當美國爆發麻疹時,他對有一些州衛生官員還在用筆、紙和傳真機追蹤感到震驚。

他表示,當美國談論重建基礎設施時,首要重建的是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從公共衛生的角度出發,寧可多做準備,而不是準備不足,特別是在挑戰傳染性病毒。因為時間就是一切,在頭36個小時、48個小時內、前一兩個星期應該做什麼,是關鍵時刻。

雷德菲爾德表示,他最失望的是公共衛生信息的缺乏一致性,以及公民領袖在強化公共衛生信息的不一致。美國社會對需要做的事情如何進行有不同的看法。私營部門和公務部門都還在努力獨自完成該做到的部分。所以現實是美國處在非常困難的時期,「我希望我會被證明是錯的,但我仍然相信最糟糕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為什麼推出疫苗會有問題?雷德菲爾德表示,過去他就曾表示美國會有一段時間(大概要到四月或五月時)處於疫苗需求可能超過疫苗供應量的狀態。美國在六,七個月可以生產出第一年需要的疫苗,基本上兩個製造商每周可以生產大約一千萬劑。「目前已達致很大的成就。」

面對白宮和衛生部長,有疾控中心員工認為雷德菲爾德的支持不夠,雷德菲爾德表示,每逢轉折他都站起來捍衛該部門,而且從不屈服。機構內很多人可以作證,這些人實際上也支持他的作法。

有人對他說:「你為什麼不告訴總統這個呢?」或者「為什麼要告訴總統那個?」他認為有些人只會對指責總統會感到滿意。然而雷德菲爾德的職責是指揮官。

但是,令雷德菲爾德非常失望的是,一些公民領袖決定將緩解疫情問題當成政治足球,而不是支持公共衛生措施。至於衛生部長阿扎爾或特朗普總統能否提供更多幫助?雷德菲爾德表示,正如他所說,「聯邦和各州公民領導人並未回應我們試圖在春季和初夏發布重要公共衛生措施和緩解信息。」

雷德菲爾德表示,當瓦倫斯基博士被任命為疫控中心主任時,他曾電表示祝賀,給予她所有聯繫方式,並告訴她有任何問題或需要什麼意見都可以諮詢,她與疫控中心一直保持定期聯繫,雷德菲爾德請同仁全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