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控中心資深傳染病專家南希·梅森尼爾(Nancy Messonnier)博士在新聞發布會談論疫情嚴重性,使特朗普政府不快。紐約時報
疾控中心資深傳染病專家南希·梅森尼爾(Nancy Messonnier)博士在新聞發布會談論疫情嚴重性,使特朗普政府不快。紐約時報

美聯社報道,去年2月份發往各州的對新冠病毒試劑證明存在缺陷,使疾控中心聲譽受損。在同一個月,當特朗普總統仍試圖輕描淡寫疫情的危害時,該中心資深傳染病專家南希·梅森尼爾(Nancy Messonnier)博士在新聞發布會警告疫情的嚴重性,使白宮不快。

幾週之內,梅森尼爾從講台上消失。換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Redfield)出場,但他經常淪為第三線發言人,在特朗普、副總統彭斯等人講完話之後才輪到他。

前疾控中心官員、目前是Robert Wood Johnson基金會的負責人Richard Besser博士說,「疾控中心已經被邊緣化,受到傷害,成為卸任政治人物的出氣筒。這對該機構執行任務的能力產生不利影響。」

白宮官員還採取措施,試圖控制疾控中心的科學報告及其網站上的指南。全國縣市衛生官員協會的阿德里安娜·卡薩洛蒂(Adriane Casalotti)說:「有時候整個政治領域的人們都有理由懷疑疾控中心信息的準確性。」

雖然公共衛生資深人士說他們不知道幕後發生的一切,但他們說雷德菲爾德顯然未能出面為科學家辯護,不敢忤逆特朗普及其周圍的人,被動地允許特朗普政府在疾控中心網站上發布其消息。

前疾控中心職員,現任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公共衛生學院院長的戴維‧霍爾特格雷夫(David Holtgrave)表示:「他不願意在必要時辭職,也不願意因為堅持原則而被開除。」

疫情還暴露疾控中心一些失敗和與政治無關的弱點。篩檢病毒套件的問題與該機構位於亞特蘭大總部的實驗室污染有關,這是輕率的跡象。在大學研究人員和其他研究人員開發出更好的感染追蹤系統之後,疾控中心也失去其作為國家病例計數和其他流行病檢測方法的領導地位。

疾控中心的缺失其中大部分與國家公共衛生系統的經費周期性的下滑有關,這些經費週期性的隨著對危機的反應而增加再減少,從而損害預防下一次危機的努力。

拜登上週表示,他將要求1600億美元用於疫苗接種和其他公共衛生計劃,包括努力將公共衛生員額增加10萬個工作崗位。

喬治城大學的威斯特摩蘭教授呼籲採取立法或其他措施,禁止政治任命人員對疾控中心科學進行編輯審查,並禁止他們在該機構發布信息時進行控制。他還建議對疾控中心本身進行審查,以確定該機構的問題是否歸因於特朗普的政治任命人員管理不善,或者該組織是否存在更深層次的缺陷。他說:「讓我充滿希望的是,在過去的一年中,我沒有看到疾控中心專家大批外逃。我看到他們仍然在崗位上,即使工作時精神受到打擊,但他們沒有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