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的一名助手被指向CIA一名犯案特工開價200萬元,聲稱朱利安尼可「出手相助」,幫他獲得總統特赦。美聯社
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的一名助手被指向CIA一名犯案特工開價200萬元,聲稱朱利安尼可「出手相助」,幫他獲得總統特赦。美聯社

本報訊

聯邦政府即將換屆之際,多名與總統特朗普關係親近或者有機會接觸他的人士,據報正把握最後時機借總統特赦權牟取私利。其中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的一名助手向中央情報局(CIA)一名犯案特工開價200萬元,聲稱朱利安尼可以「出手相助」。

綜合《紐約時報》和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媒體援引文件並追訪30多名說客和律師後,發現特朗普身邊已經形成「特赦市場」,法外開恩的制度已經成了待價而沽的商品。受訪說客和律師更透露,當特朗普大選翻盤無望後,相關的遊說活動便變得白熱化,本來一直參與其事的前聯邦檢察官托爾曼(Brett Tolman),最近數星期先後為多名犯人說項,其中包括阿肯色州前參議員的兒子、網上毒品市場「絲綢之路」的創始人,以及曼哈頓一名欺詐罪成的社交名流等,過程中獲利至少數萬元。
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多德(John M.Dowd)同樣以「特朗普親信」自居,對外形容自己能為重犯爭取減刑,也因此成功從一名富裕犯人身上賺取了數萬元,然後建議對方與其他潛在客戶一起,向特朗普投訴司法制度不公。
令人關注的是,其中一宗案件涉及情報體系。曾在2016年為特朗普擔任競選顧問的焦爾諾(Karen Giorno),據報收取了5萬元酬勞,協助中央情報局(CIA)前特工克里亞庫(John Kiriakou)獲赦。協議內容還寫明,如果焦爾諾遊說成功,還可額外獲得5萬元酬勞。
克里亞庫向《紐約時報》透露,自己2012年承認洩密罪名被判監30個月後,2018年7月與焦爾諾及特朗普另一名親信吉吉科斯(Georgie Gigicos)見面,對方提議可安排他申請特赦,不但能領回70萬元的退休金,獲釋後也可重新攜槍,克里亞庫於是與焦爾諾簽署合作協議。去年遊說工作仍在進行之際,克里亞庫曾與朱利安尼見面,對方一名助手趁朱利安尼離席期間,表示朱利安尼可以出手相助,但需收費200萬元。克里亞庫拒絕對方的提議,其後再向退伍空軍麥克萊恩(Robert MacLean)披露經歷,麥克萊恩於是向聯邦調查局(FBI)舉報。目前朱利安尼已否認有關指控。
白宮發言人拒絕評論事件。法律學者和負責正當遊說的律師則表示,這種現象令人深感不安。1990年代曾在司法部負責赦免程序的律師洛夫(Margaret Love)認為,這股風氣延續的話只會讓特權階級受益,平民百姓將失去機會,破壞了原有特赦制度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