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府即將上台,而美中關係是會否延續這四年的緊張關係,美國亞洲協會舉行了「美中未來」網絡研討會。出席會議的有兩位元老級政治家,美國前國務卿舒爾茨(George P.Shultz)和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作為七十年代推進美中建交的關鍵人物,基辛格說,美中關係要建立在合作的基礎上,並認清彼此的邊界,「中美必須找到打交道的方式」。

在列根總統時代,1982-1989年擔任國務卿的舒爾茨,曾數次訪華,並促成簽署有關台灣軍售的《八一七公報》。剛剛度過百歲誕辰的舒爾茨談到,「沒有理由不能建立信任,中國有自己組織社會的方式,我們要和他們談,如果他們做出調整那就最好。我們可以理性對談,哪怕是基於完全不同的社會制度。我們需要更多像基辛格這樣的人,分享如何去做的背景思想。」

因美中媒體戰而被迫離京的《華爾街日報》記者魏玲靈建議說,美國的施壓和拳頭都無濟於事,不要試圖從根本上改變中國體制,而是鼓勵其遵循更高的國際標準。

「不要把中國看作敵人,或者一個邪惡的帝國,因為中國並非如此。中國的一黨專制近期不會改變,而且總是會在經濟上扮演重要角色。我認同大家說的,關鍵問題是如何和中國在氣候變化、發展中國家事務、疫情等議題上合作,為了全世界的福祉。」

華盛頓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貿易專家鮑恩(Chad Bown)認為,美國需要向內看,中國不是美國目前在經濟、分配和平等問題上的禍根。 「美國人不要那麼懷舊,緬懷那個永遠逝去的世界。我們要有更加誠實、重視證據的政策制定者。要認識到,世界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不會再有製造業中產階級,不會再有五十年代的工作機會。我們要調整、建設自身以應對新現實,而不是埋怨國外發生的事情,99%不是我們能控制的。」新冠疫情也被多位與會者視為幫助習近平鼓吹中國模式和提高聲望的利器。曾在克林頓時期擔任副助理國務卿的謝淑麗(Susan Shirk)認為,習近平也許借助疫情將中國與世界「隔離」,和國際融合對他來說壓力太大,而且特朗普的指責也增強他的民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