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長巴爾稱,司法部沒有發現大規模選舉舞弊的證據將會改變大選結果,他還透露已經認命特別檢察官調查通俄門調查的起源。

巴爾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說,聯邦檢察官和聯邦調查局人員一直在追蹤他們收到的具體投訴和信息,但沒有發現任何舞弊證據將會改變大選的結果。

在巴爾發出這一聲明後不久,特朗普通過推特發出更多關於選舉欺詐的說法,而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和競選團隊則發出措辭嚴厲的聲明,稱雖然對司法部長充滿尊敬,但司法部並沒有開展任何調查。

巴爾上月向全國的聯邦檢察官發出指示,允許他們調查關於大選反常現象的任何具體指控,在指示發布後不久,司法部負責選舉犯罪的最高官員便宣布辭職。

前聯邦檢察官、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連日來一直指稱,本次大選很多關鍵戰場州使用的投票系統,其軟件是由委內瑞拉前獨裁者查韋斯開發,在這次選舉中將大量投給特朗普的選票變成投給拜登,在德國的電腦伺服器儲存了本次選舉的數據。鮑威爾已就此在上周正式向法院提出訴訟。

巴爾在採訪中說,國安部和司法部已經對這一說法進行了調查,但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種說法。

朱利安尼帶隊的特朗普選營一直聲稱,民主黨在這次大選中策劃了大規模的舞弊行為,將數以百萬計的非法選票輸入投票系統。他們已在多個戰場州發起訴訟,但多次被包括共和黨法官在內的法官駁回。一些戰場州的共和黨議員也跟隨特朗普,提出了相同的指控。

巴爾在採訪中還透露,他已經在10月根據任命穆勒為特別檢察官調查通俄門的法令,任命了聯邦檢察官德漢姆(John Durham)為特別檢察官,授權他繼續調查通俄門調查的起源。特朗普一直批評針對他的競選團隊發起的通俄門調查是濫權和政治迫害,並希望司法部能在大選前公布調查結果,以影響選情。

任命特別檢察官為調查通俄門起源增加了更多保護,如果拜登當選上任,將很難解僱特別檢察官來終止調查。根據聯邦規定,特別檢察官只能因為行為不當、玩忽職守、利益衝突等特殊原因由司法部長解僱。巴爾當天在接受採訪後,按照之前的安排前往白宮參加會議,會議持續了大約3小時。(陸祝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