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恩夫婦對實驗室研究充滿熱誠,據傳兩人結婚當日結束後即跑回實驗室工作。紐約時報
薩恩夫婦對實驗室研究充滿熱誠,據傳兩人結婚當日結束後即跑回實驗室工作。紐約時報

美國藥廠輝瑞(Pfizer)上星期一(9日)宣布,與德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合研的新冠病毒疫苗具有逾九成功效。疫苗幕後功臣是德國一對土耳其移民夫婦,有評論認為這正是當地移民融合的最佳力證。

據《紐約時報》報道,薩恩(Ugur Sahin)兩年前出席柏林一場會議時作出一個堅定預測,對著滿場的傳染病學家表明,他的公司或可以使用所謂「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技術,在全球大流行病發生時迅速研製疫苗。

當時薩恩和他與妻子杜妮絲(Ozlem Tureci)創立的公司BioNTech在歐洲生物科技初創圈外寂寂無名。該公司主要聚焦於治療癌症,從無產品推出市場,新冠病毒亦未出現。

但當時他所言證明他有預見。對於疫苗研發露出曙光,薩恩形容︰「有可能是新冠病毒年代結束的開端。」

BioNTech的疫苗研製工作始於1月,薩恩當時閱讀《刺針》(Lancet)期刊一篇醫學文章後,深信當時迅速在中國蔓延的新冠病毒終有一天全球大爆發。該公司的科學家遂取消休假,展開「光速行動」(Project Lightspeed)。

薩恩深信,研製疫苗對他們公司不是一個機會,而是一種責任。在鎖定多種候選疫苗後,薩恩認為需要幫助才能迅速研製疫苗,而他從2018年因合作研製流感疫苗而結為好友的希臘裔輝瑞執行長博拉(Albert Bourla)正提供一大幫助。

本身是土耳其裔的薩恩,近日與博拉一同受訪時解釋,兩人因為同為科學家和移民的的背景才建立深刻友誼,「從一開始就是非常貼身感受」。

現年55歲的薩恩出身於土國南部城市伊斯肯德倫(Iskenderun),4歲與家人移居德國科隆,父母在當地於福特車廠打工。他立志成為醫生,後成為科隆大學醫師,1993年因其腫瘤細胞免疫治療工作而取得該校的博士學位。

職業生涯初期,薩恩認識杜妮絲,後者原欲當一位修女,但最終修讀醫學系。現年53歲、擔任BioNTech醫務長的杜妮絲出生於德國,是從伊斯坦堡移民德國的土裔醫生之女。兩人對研究的熱誠,從兩人結婚當日結束後即跑回實驗室可見一斑。

夫婦起初專注研究和教書,2001年成立佳美製藥(Ganymed Pharmaceuticals),利用單株抗體研發藥物治癌,數年後成立BioNTech利用更多技術對抗癌症。

疫情前,BioNTech早已有一定規模,全球有1,800多名職員,又獲不少外來資金支持研發。薩恩去年伊朗穆斯林科學科技獎穆斯塔法獎(Mustafa Prize),表揚他的成就。

薩恩夫婦數年前以14億出售佳美,去年將BioNTech上市,市值已超越210億元,成為德國最富裕夫婦。

但兩人致富後生活仍然低調,與10多歲女兒居於辦公室附近的公寓,沒有車,只騎單車上班。

博拉形容,薩恩只在乎科學,沒興趣談生意,「他是科學家和有原則的人,我100%信任他」。

在移民繼續成為棘手問題的德國,兩名土裔科學家的成功讓人值得慶祝。保守派商業網站Focus形容,因為薩恩夫婦,「德國有著一個成功融合的閃耀例子」。

德國國會議員福格(Johannes Vogel)在推文直言,要是有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或有資本主義與全球化批評,就不會有BioNTech、薩恩和杜妮絲,亦不會有與輝瑞合作。

儘管與輝達的合作協議尚未定案,但薩恩認為這類業務講求信任與個人關係,「因為每件事變化很快」。

他又透露,夫婦倆得悉疫苗成效數據時,他們在家裡沖了一杯土耳其茶,「當然我們會慶祝,因為這是一種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