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道指出,特朗普向女兒伊萬卡支付數以百萬計的顧問費用,家族成員的日常開支也被列為商業運營成本。    路透社
報道指出,特朗普向女兒伊萬卡支付數以百萬計的顧問費用,家族成員的日常開支也被列為商業運營成本。 路透社

本報訊

《紐約時報》在披露特朗普總統過去15年中僅有10年繳納聯邦稅的深度報道同時指出,特朗普歷年來利用種種方法,壓縮名下企業的盈利,包括向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支付數以百萬計的顧問費用,家族成員的日常開支也被列為商業運營成本。報道形容,其中單是家族成員充當支薪顧問的部分,就足以牽涉法律問題。

紀錄顯示,特朗普集團在2010至2018年間,幾乎所有項目的收益都出現「二八開」的現象,即收益總額的大約20%會被列為顧問費,而且收項對象身分不明,8年來一共涉及2600萬元。

以特朗普集團在阿塞拜疆的一個項目為例,特朗普本人應得報酬500萬,但110萬作為顧問費支付給第三方。而在杜拜的另一個項目中,特朗普收取了300萬,當中也有63萬元被撥為顧問費。

知情人士形容,商業協議中一旦出現類似的神秘款項,往往會引起執法部門注意,考慮到阿塞拜疆、杜拜等地受賄及收取回扣的風氣盛行,因此更加啟人疑竇,不過另一個解釋是,特朗普只是透過這個方法,將財產轉交子女,自己避稅的同時也完成了家族成員之間的財富轉移。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特朗普報稅時並沒有列明收款顧問是誰,參與阿塞拜疆和杜拜項目的人員也表示,過程中並沒有外界顧問提供諮詢服務,媒體交叉檢視伊萬卡的紀錄後才發現端倪。資料顯示,特朗普集團曾在溫哥華和夏威夷開展項目,期間對外支付了74.7萬元顧問費,後來伊萬卡因為任職白宮,2017年申報利益時表示,自己曾透過名下的公司收取費用,金額恰恰就是74.7萬元。

根據國稅局規定,企業申報的顧問費只限於「普通而且必須」的部分,而且定價應該符合正常的市場水平,收款人也應為此納稅。

據悉,特朗普集團旗下共有200多家各類公司,當中不少都以「TTT」或「TTTT」命名,外界猜測,「T」是特朗普姓氏的第一個英文字母,換言之這些公司的負責人很可能就是特朗普家族成員,除了伊萬卡之外,特朗普的長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次子埃里克(Eric Trump)都是集團和旗下公司的管理人員,三人原本每年在集團支薪48萬,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年薪大增至200萬。

報道同時指,特朗普家族成員的日常開支也會列入公司運營。從特朗普為電視節目僱用髮型師,到海湖莊園(Mar-a-Lago)採購物資,大大小小的經費都成了避稅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