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利(Shirley Dixon-Mosley)從未嘗試過郵寄投票,她總是很珍惜親自投票的過程。但對於11月選舉,她不想冒險,因此決定提前通過郵寄來投票。這位居住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市的75歲退休教師表示:「我想確保我的選票會被點算。」

全國而言,非裔是最少使用郵寄投票的,但在新冠疫情的陰影下,今年的總統選舉他們正在改變自己的做法。這在北卡州有最為明顯的證據,該州是全國第一個寄出郵寄選票的州分,至今已進行了近三個星期。此外在佐治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也有類似的跡象。

這對民主黨人來說,應該是一個好消息,他們需要在這些州分獲得非裔的選票,從而在總統和參議院選舉中獲勝。隨著新冠疫情增加了個人親身投票的風險,非裔選民的郵寄投票率是民主黨會否如常獲得支持的關鍵指標。

在北卡州,非裔選民有超過17.3萬張選票,目前其中的16.7%已經寄回,高於2016年的9%郵寄投票率。北卡州Catawba College政治學家比策爾(Michael Bitzer)說:「他們正在改變自己的做法,這麼看來事情正在向對民主黨有所幫助的方向發展。」

但數字也帶來警號。在北卡州,非裔選民的郵寄選票被拒收的比例4倍於白人選民,原因是缺乏證人信息。非裔選民的缺席選票中,近5%因為缺乏證人信息或需要糾正而被退回,相比之下,只有1.3%的白人選民選票會被退回。

當然了,現在說什麼都還太早。到目前為止,北卡州寄出的選票只相當於2016年總統選舉時該州投票數量的5%左右。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非裔會接受新方法從而增加投票率,以及隨著投票人數增多,問題會否依然存在。

在知道退回選票的情況後,傾向民主黨的組織已經開始幫助非裔解決這個證人要求。北卡州在上周二簡化了這一程序,州府與North Carolina Alliance for Retired Americans在一宗訴訟中達成和解,該訴訟的目的正正是放寬缺席選票中的證人要求。目前縣選舉委員會已經通知選民回來解決問題,而共和黨人對和解不滿,在該州5人選舉委員會中,其中的兩名共和黨人在訴訟和解後宣布辭職。

VoteBlackPac是一個推動非裔選民使用郵寄選票的團體,該組織的什羅普郡(Adrianne Shropshire)說:「(這一決定)大力推動非裔使用郵寄選票,其實所出現的問題主要是人們需要面對新事物。」該組織向40萬北卡選民寄出了缺席選票。美聯社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