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爆發,加速將紙本優惠券加速推進歷史。華爾街日報圖片
新冠疫情爆發,加速將紙本優惠券加速推進歷史。華爾街日報圖片

智能手機興起,使數碼優惠券(coupon)漸受歡迎,新冠疫情則將紙本優惠券加速推進歷史。市場研究公司Inmar Intelligence數據顯示,愈來愈多消費者在網上購物,第二季度數碼優惠券的兌換次數,已經首次超越紙本優惠券。

《華爾街日報》報道,疫情期間的消費形態,加速推動數碼優惠券的發展。Inmar Intelligence透露,2019年有23%兌換屬於數碼優惠券,31%屬於紙本優惠券;可是到了今年7月,數碼優惠券兌換比例增長至31%,紙本的比例卻下降至26%。

消費品公司和連鎖店例如 Dunkin’ Brands Inc、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Inc等,目前都在改善旗下的手機應用(App),並重新考慮營銷計劃以迎合更多數碼交易,公司都期望消費者在疫情過後,繼續保留線上購物習慣,並預期數碼優惠券在高失業率的情況下,將會變得更加重要。

專門經營零售及批發業務的藥房Walgreens,數碼優惠券過去一年的兌換率大增80%,公司6月已暫停印刷紙本優惠券,只會將每星期的優惠貨品在網絡發布。Walgreens商業策略副總經理勞奇(Luke Rauch)說:「每個人,甚至是我的祖母,現在都在網上購物」。

連鎖藥妝店CVS以往會向客人派發紙本優惠券,但隨著疫情爆發也改推手機應用。加州弗雷斯諾市(Fresno)房地產女代理布殊(Sheri Bush)表示,以往在CVS等候打印紙本優惠券都極花時間,她現在寧願使用數碼版,使用上不但更方便,而且更經常找到適合她想購買的貨品,例如購買定型噴霧後,便會收到同一品牌潤髮乳的數碼優惠券。

多個品牌及零售商表示,紙本優惠券只能根據郵政編碼來分發,數碼優惠券卻能夠根據客人的購買歷史提供折扣,使這種優惠券更具投資價值。數碼營銷及分析公司Quotient Technology Inc創始人博阿爾(Steven Boal)也認為,數碼優惠券「上架」及「下架」時間只需一天,但紙本優惠券卻要提前幾個月籌劃,新冠疫情引發的封城規定,使數碼優惠券的角色更為重要。

優惠券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末,當時可口可樂公司創始人坎德勒(Asa Candler),向藥房附近的居民派發手寫憑證,讓居民換領價值5分的蘇打水。這種營銷方法旋即蔚為風潮,商人紛紛在報紙附上不同優惠券,隨著手機興起,數碼優惠券也漸受歡迎,消費者會自行挑選,方便下次購物時使用。

著名果醬及花生醬生產商J.M. Smucker Co.,正增加數碼營銷預算20%;起司工廠Bel Brands USA Inc.,較早前計劃在跑步比賽等活動派發紙本優惠券和免費樣品,但公司決定改在網絡進行,屬下品牌「笑牛」(The Laughing Cow)也增加今年數碼優惠券預算。「笑牛」美國品牌總監羅傑斯(Johnni Rodgers)說:「我們已經在朝著更多的數碼化趨勢發展,但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這項發展」。

自疫情爆發以來,甜甜圈連鎖店Dunkin’ 一直有採用數碼版優惠券,藉此吸引客人繼續光顧,客人下載手機應用領取折扣後,店家能夠觀察客人有否光顧,從而給予更多消費優惠,「如果加盟商只是派傳單,便不會有任何後續行動了」。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