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圖)病逝後,共和黨人認為應盡快填補遺缺,否則11月大選結果一旦發生爭議,國家便會陷入「憲法危機」。

霍士(Fox)新聞報道,多名共和黨人均表示,最高法院由9位大法官組成,金斯伯格離世後剩下8人,無法達成大多數裁決,如果大選結果出現爭議,可能要由最高法院決定總統寶座誰屬,因此盡快填補金斯伯格遺缺,是避免大選觸發潛在憲法危機的唯一方法。

代表德州的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本月初曾經獲總統特朗普任命為潛在最高法院提名人,他18日晚上在電視節目中表示,參議院在大選日前確認提名「至關重要」,理由是共和、民主兩黨之間,會就郵寄投票事宜爭論不休,而民主黨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也明確表示,他們有意挑戰這次大選的合法性。多名共和黨人也警告,由於全國各州進行史無前例的郵寄投票,大選可能出現廣泛欺詐和混亂情況。克魯茲更明言,大選如果沒有選出明確的贏家,而最高法院又只有4對4的表決,國家有可能面臨憲法危機,而法律鬥爭可能會「持續數星期甚至數月」。

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級法律研究員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也支持克魯茲的說法,認為最高法院若無法達成有效裁決,上訴法院的裁決便會有效,控辯雙方到時便會積極尋找一個有利自己的法院提出訴訟。

然而一名不具名的憲法學者透露,最高法院目前有5位保守派大法官和3位進步派大法官,如果得出4對4的裁決,意味有一名保守派大法官,選擇與進步派站在同一陣線。他認為克魯茲侷限在上次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去世後,高院出現保守派和進步派大法官4對4的局面,但現在的情況不同了。這位學者又指出,《憲法》允許國會判定大選結果,1800年、1824年和1876年國會便曾經介入大選爭議。

拜登等民主黨人已經公開表明,由下一任總統提名大法官接任人。最高法院大法官職位是終身制,特朗普上任以來,已經先後任命兩名保守派大法官。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