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預告大法官人選會是女性。而聯邦上訴法院女法官拉哥亞(左)及上訴法院女法官巴瑞特(右)其中一人最有機會成為大法官。路透社/網上圖片
特朗普預告大法官人選會是女性。而聯邦上訴法院女法官拉哥亞(左)及上訴法院女法官巴瑞特(右)其中一人最有機會成為大法官。路透社/網上圖片

本報訊

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18日辭世後,總統特朗普於19日敦促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必須「刻不容緩」投票表決其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以趕在6星期後的大選前通過任命,特朗普其後透露提名人選會是女性,提名可能在下周宣布。

綜合美聯社、《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等報道,金斯伯格離世後數小時,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已預告,參院將會就特朗普的提名人選表決,白宮亦迅速展開大法官提名程序。特朗普19日在推特上揚言,自己是受選民委託作出重大決定,為履行責任必須刻不容緩(without delay)。
特朗普其後在同日北卡州競選活動上,預告在大法官人選上偏好女性,又形容候選人「將會是非常有才華、非常聰明的女性」,並公開讚揚聯邦上訴法院女法官拉哥亞(Barbara Lagoa)是「非凡人物」(extraordinary person),同時點名讚賞另一名上訴法院女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
拉哥亞來自佛州,擁有拉丁裔背景,是親特朗普的佛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的門生;巴瑞特雖然也是熱門人選,但她作為虔誠天主教徒的背景,可能會引起自由派不滿,但她是目前外界最看好的頭號人選。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批評,任何大法官提名都應當在11月3日選舉後進行,由選民選出下屆總統,再由下屆總統選出新大法官。民主黨亦批評,共和黨應當遵循2016年的先例,拒絕在選舉前審議大法官人選。2016年的上屆總統大選前數個月,麥康諾曾經拒絕審議時任總統奧巴馬的大法官提名,最終參院未有就奧巴馬大法官人選加蘭(Merrick Garland)進行表決。
有消息人士指稱,參議院少數派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在19日中午與民主黨參議員進行電話會議,揚言「首要任務」是要傳遞出今次表決的重要性,假如共和黨通過大法官提名人選,以後「甚麼事情都可能發生」。拜登曾經承諾,假如有機會將會提名非裔女性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但拜登競選陣營至今未見提出人選。

 
共和黨3議員成關鍵

 
共和黨內部對大選前表決同樣存在異議,曾反對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提名的共和黨參議員穆爾考斯基(Lisa Murkowski),18日向阿拉斯加公共電台表明,反對參院在大選前就大法官提名進行表決。共和黨參議員科林斯(Susan Collins)則認為,特朗普有憲法責任作出大法官提名,對此不表反對,並認為參議院同樣有責任審議提名,但她不同意在大選前倉卒表決。與此同時,參議員羅姆內(Mitt Romney)被視為共和黨內部最大游離票,但他至今還未就提名表決發表任何聲明。麥康諾在18日晚上發信給共和黨參議員便表明,未來數日將會面臨巨大壓力,將要交代如何處理大法官提名,又警告所有立場不定或反對表決的議員三思,不要讓自己後悔。
共和黨參議員現有53名,如能把反對票數控制在3票,正反雙方各有50票的話,屆時加上副總統彭斯的決定一票,麥康諾仍可完成任務。
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之中,金斯伯格是4位進步派法官之一,她臨終前在病榻上期望新總統就職之前,自己的位置不會被取代。假如參院順利在大選前通過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勢必左右保守派和進步派在最高法院的力量平衡,將會決定備受爭議的聯邦政策,包括墮胎權、醫保法案及宗教在公共層面的地位等。
其中一項有待最高法院在大選後審議的個案,涉及前總統奧巴馬推出的《可負擔健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ACA)。最高法院曾經分別在2012年及2015年保留法案,但法案在共和黨控制州面臨新司法挑戰,以致法案將再度交到最高法院審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