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世代可謂生不逢時,他們還未完全從進入職場時經歷的金融危機中恢復,現在又遇上史無前例的新冠疫情大流行。疫情導致的經濟大幅下挫可能令他們難以積累到如前輩那樣的財富。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打擊對於那些在1981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世代而言尤其嚴重。這個年齡組的人進入職場時,適逢發生金融危機。對於這個已經負債累累、在職業階梯上慢於其他世代的人來說,疫情導致的第二次重創可能令他們難以積累到類似前輩的財富。

皮尤研究中心5月份的數據顯示,千禧世代人的失業率高企在12.5%,高於在1965至1980年出生的X世代及在1946至1964年出生的嬰兒潮世代。分析指,其中一個原因是,部分受到最沉重打擊的行業有著較年輕的勞動力,包括休閒及服務業。

千禧世代發現,他們基本上較難開始職業生涯及實現經濟獨立。研究顯示,即使受過良好教育的千禧世代,其就業率也比大學畢業生前輩的低,而他們在低薪公司工作的趨勢也導致他們的收入落後,令這些年齡介乎24至39歲的年輕人不得不同居而非結婚,同時推遲或甚至不考慮生兒育女。這些做法在2018年將結婚比率推至有紀錄以來的最低位,也在2019年將生育率推至歷史最低位。

經濟學家現在最擔心的是,上次經濟衰退期間千禧世代開始職業生涯時蒙受的傷痛從未消失。人口普查局去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由於2007年開始的失業率上升,千禧世代平均收入減少超過2.5萬元,佔其總收入的13%。減幅大於X世代(減少9%)和嬰兒潮世代(7%)。導致這一情況的主要原因是千禧世代獲得高薪工作的機會比前輩的少。

研究發現,更糟糕的是,雖然相較年齡較大的人士,年輕工作人士更快可以找到新工作,但千禧世代的收入並沒有反彈回原來的水平。

加州州立大學柏克萊分校公共政策及經濟學教授、曾在奧巴馬政府的勞工部擔任首席經濟學家的羅斯坦(Jesse Rothstein)指出,這顯示經濟運行的方式出現了問題。

根據聖路易斯聯儲銀行的說法,其結果是千禧世代的財富要比前輩同齡時少,約1/4的千禧世代家庭的債務多於資產。該銀行發現,在疫情開始前,約1/6的千禧世代無法負擔400元的緊急開支。

而在所有美國人中,該比例約為1/8。分析指,由於千禧世代以比前輩更弱的經濟地位進入疫情大流行,他們現在有更加落後的危險。

鄧燕文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