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PPP最高1000萬元貸款的美國大陸航天技術公司,歸中國航空工業總公司所有,該公司今年被國防部歸類為中國軍事公司。圖為美國大陸航天技術公司的展位。    資料圖片
獲得PPP最高1000萬元貸款的美國大陸航天技術公司,歸中國航空工業總公司所有,該公司今年被國防部歸類為中國軍事公司。圖為美國大陸航天技術公司的展位。 資料圖片

鄧燕文編譯

總統特朗普將新冠疫情大流行及由此導致的經濟危機歸咎於中國,但調查顯示,紓困案中旨在挽救美國中小型企業的薪資保護計劃(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縮寫PPP),有數億貸款援助發給了在多個重要行業由中國支持的公司。

《紐約時報》報道,策略顧問公司地平線顧問(Horizon Advisory)分析發現,這個在3月推出的旨在挽救中小型企業的6600億元的貸款計劃,由於允許外國公司在美國的子公司申請貸款,結果大批紓困金額到了美國最大的經濟對手中國那裡。分析發現,有1.92億至4.19億到了由中國實體擁有或投資的逾125家公司,而且當中的多筆貸款金額不菲,至少有32家中國公司獲得的貸款超過100萬,合計總數高達1.8億。

報告顯示,這些公司包括獲得最高1000萬元貸款的美國大陸航天技術公司(Continental Aerospace Technologies),以及獲得35萬元貸款的Aviage Systems。 這兩家公司歸中國航空工業總公司所有,中國航空工業總公司今年被美國國防部歸類為中國軍工企業。

中國海航集團的子公司海航集團北美有限責任公司和紐約海航培訓中心,均獲得100萬元的貸款。中國基因檢測巨頭華大基因集團(BGI Group)的子公司華大基因美國公司(BGI Americas Corporation)也獲得了高達100萬元的貸款。該公司據報正在新疆建立基因數據庫,在Axios報告這筆貸款後,這家公司歸還了這筆錢。

此外,報告顯示,金額較大的貸款還流向了跨關鍵行業的企業,包括製藥、國防、電動汽車和信息技術。在以上提及的每宗貸款中,美國都是間接為那些特朗普政府經常指責盜竊知識產權的公司提供資金。例如,位於加州的生物技術公司Dendreon Pharmaceuticals獲得了一筆500萬至1000萬的貸款。而這家公司是由中國國有投資公司南京新白所擁有。南京新白的控股股東與中國共產黨有密切聯繫。

PPP計劃的資金也流向了金融技術領域。矽谷移動支付公司Citcon USA LLC獲得了15萬至35萬元的貸款。Citcon USA 的主要投資者是振富基金。該公司將美國公司連接到中國支付平台,如支付寶和微信。而這些目前可能面臨特朗普政府的限制。地平線顧問的報告指,由中國擁有、投資或與之有關係的實體,受惠於PPP計劃的事實及其程度顯示,由於沒有適當的政策監管保障,旨在為中小型企業紓困、恢復和發展經濟的稅款,有可能被用於支持主要為中國的外國競爭對手。不過報告承認,這些公司參與PPP貸款計劃,很可能挽救了在美國的職位。

特朗普經常發洩對中國的憤怒,指責中國傳播病毒,重挫美國經濟。但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激進態度並未阻止與北京有聯繫的公司從旨在支撐美國經濟的主要計劃之一中受益。財政部發言人針對該報告表示,小企業管理局可能審核PPP計劃的任何貸款,絕不姑息不符合資格或在申請貸款時提供不實信息者。而白宮暫時沒有置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