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司法部突然撤換的紐約南區前檢察官伯曼(Geoffrey Berman)向國會披露,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曾多次脅迫他離職,更以調職為由換取他配合。有議員質疑,假如指控屬實,巴爾的行為或已構成行賄。

綜合《紐約時報》和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道,伯曼9日出席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閉門聽證會期間,細數巴爾施壓的經過,包括對方曾威脅解僱自己摧毀前途,又稱可以安排自己出任心儀職位。

伯曼在聽證會上表示,上月18日收到巴爾通知,兩人在紐約皮埃爾酒店(Pierre Hotel)的房間會面,巴爾直言希望重整南區檢察部門的人事,要求伯曼辭職,當伯曼質疑未有合適繼任人之後,巴爾表示會調派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克萊頓(Jay Clayton)填補空缺。

伯曼向議員形容,在約45分鐘的會面中,巴爾提出可讓他轉任優差,但遭到斷然拒絕後,又出言警告說,伯曼被解僱的話,「對其履歷和將來工作百害而無一利」,伯曼則回應指,自己領導的團隊正調查多宗重要案件,希望可以留任至調查完成。

面對議員追問,伯曼拒絕評論巴爾勸他離職的真正原因,亦拒絕透露團隊的調查細節,只表示巴爾的舉動並不尋常,不排除找人空降南區檢察官辦公室,是意圖「拖延和擾亂」案件調查。

有評論認為,鑑於伯曼的團隊曾調查特朗普前私人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以及現任律師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因此巴爾是在特朗普促使下,試圖阻撓伯曼追查案件。

對於箇中原委,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表示,巴爾稍後到國會作證時,需要詳細解釋伯曼辭職的原因,目前國會雖然未能斷定巴爾的行為是否犯法,但這類換職安排無疑近乎賄賂。

而伯曼則重申,克萊頓以往從未擔任過刑事檢察官,欠缺處理相關案件的經驗,因此並非合適繼任人選。

伯曼更指,自己一度諮詢私人律師商討興訟的事宜,但得悉繼任人是副手史特勞斯(Audrey Strauss)後,才打消了念頭。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