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大學感染與免疫中心主任利普金博士(右),上周從中國返回美國後,隔離自己在家裡的地下室。圖為他上月在廣州機場與中國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見面。    美聯社 Ian Lipkin, Lipkin, right,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 at Columbia University, meets with Zhong Nanshan at the Guangzhou airport in Guangzhou, China. Both were advisers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uring the SARS outbreak and will be working together again for COVID-19. Lipkin is under a quarantine since his return from China, monitoring for possible symptoms of coronavirus. (Guo Cheng/Courtesy of Ian Lipkin via AP)
哥倫比亞大學感染與免疫中心主任利普金博士(右),上周從中國返回美國後,隔離自己在家裡的地下室。圖為他上月在廣州機場與中國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見面。 美聯社 Ian Lipkin, Lipkin, right,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 at Columbia University, meets with Zhong Nanshan at the Guangzhou airport in Guangzhou, China. Both were advisers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uring the SARS outbreak and will be working together again for COVID-19. Lipkin is under a quarantine since his return from China, monitoring for possible symptoms of coronavirus. (Guo Cheng/Courtesy of Ian Lipkin via AP)

本報訊

新冠肺炎繼續在全球蔓延,各國紛紛採取隔離措施應對。有傳染病學專家表示,病毒迄今沒有疫苗或正式藥物預防或救治,自我隔離是控制病毒蔓延的唯一方法。

美聯社報道,利普金醫生(Ian Lipkin)是哥倫比亞大學感染及免疫中心主管,本月初從中國返回紐約後,選擇留在住所地下室自我隔離,每天量度體溫兩次,悶得要慌才會跑到中央公園散步,但會跟途人保持10呎距離,妻子也只會將食物放在樓梯口,雙方避免直接接觸。

利普金是全美數百名自願隔離人士之一,2003年曾獲中國當局邀請協助評估沙士風險,早前再獲邀請,前往中國評估新冠病毒帶來的風險,他認為自我隔離不但有助拖慢病毒蔓延,而且是唯一控制蔓延的方法,「我們還沒有疫苗,也沒有獲認可的預防或治療藥物,所以我們能夠做的就是自我隔離」。印第安納州63歲男子祖雷克(Ken Zurek)與妻子安妮(Annie),正式完成15天自我隔離,兩人較早前往中國重慶探望孫女,回美後即便沒有收到當局要求,也決定留在家中自我隔離。祖雷克說,「我以前是童子軍,所以總是努力做好準備,也要做正確的事情」。聯邦政府有權下達隔離規定,並由警方協助執行相關措施,但截至目前為止,當局執行隔離的政策仍然依靠公民的責任感。在大多數州份,違反隔離規則屬於輕罪,違反聯邦檢疫令則可能會被罰款和監禁。
57歲的職業培訓師普利梅克本月初自中國返回匹茲堡之後,就一直在家自我隔離。為了打發時間,她會拼湊積木、讀書,或者與中國的朋友通電話。由於她所住的地方人口不多,她偶爾也會外出散步。朋友們會幫她買好食物放在門口,她等朋友走後再取。

在西雅圖,公共衛生機構的工作人員為一名居家隔離人士購買食物和生活用品。為另外一名在汽車旅館隔離的人提供無線上網服務,確保對方可以工作並與家人聯繫。他們還為焦慮的人士提供心理諮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