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的律師團隊20日提交逾百頁彈劾辯護摘要,呼籲參議院迅速否決眾議院的彈劾指控為特朗普脫罪,堅稱總統並沒有犯錯,眾議院民主黨人提出的彈劾理由站不住腳,若因此罷免特朗普,將「永久削弱總統的權力」,開創憲法的危險先例。
綜合《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報道,特朗普的律師團隊在參議院開始彈劾審訊前一天,於20日向參院遞交自眾院開始彈劾調查以來的首個法律辯護文件,在包括110頁的申訴要點及61頁的支持材料合共171頁的法庭文件中堅稱,眾院基本上按黨派界限通過的兩項彈劾控罪,憲法上站不住腳,勢將建立危險先例。
以白宮顧問塞波隆為首的特朗普律師團隊在提交的文件中指出,「那些彈劾控罪本身,以及導致提出彈劾指控的被操控的程序,全然是眾院民主黨人的政治行為,必須給予否決。」文件指民主黨人此舉「貶低了彈劾的嚴肅性,也蔑視了彈劾權涉及的莊嚴責任」。
法律文件指出,眾院彈劾程序違反了美國逾150年來在彈劾調查中遵循的每一個先例及每一個公平原則,繼而指出,「眾議院民主黨人成功提出的是,總統絕對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特朗普的律師們在文件中堅稱,指控特朗普濫用權力及妨礙國會的兩項彈劾控罪站不住腳,因為眾議院民主黨人未能提供任何有關的基本證據。只是民主黨人因不滿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決定及維護總統行政特權的努力,將彈劾作為懲罰他的政治手段。
這份法律文件並沒有否認特朗普要求烏克蘭宣布調查前副總統拜登等民主黨人,及扣起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這些事實,但指出特朗普從來沒有將這些調查與白宮會面或扣起軍事援助掛鉤。他們指出,在任何情況下,總統都有權與其他國家進行他認為合適,或他有正當理由向烏克蘭提出的那些問題。他們堅稱,因為特朗普要消除烏克蘭的貪腐,並要其他國家分擔提供軍事援助的負擔。
特朗普的律師們指在第一份起訴書中提及的濫用權力,是一個「捏造的理論」及「新發明的」違法行為,令眾議院可以對總統的合法決策權進行事後批評,並對他們認為是總統根據錯誤理由做出的決策,擴大至超出憲法範圍的彈劾權。
特朗普的律師還反駁第二項彈劾指控中指特朗普妨礙國會的彈劾調查,拒絕交出有關文件的指控「太過兒戲、危險」,因為指控將取消總統出於保密考慮的權利,違反政憲分立的憲法原則。
法庭文件指出,「那些行為根本上不符合將總統革職的憲法標準」,指起訴文件強調的標準將永久削弱總統的權力,並違反國父們建立的憲法模式永久改變政府與國會之間的權力平衡。他們指民主黨人此舉旨在干預2020年的總統選舉。他們指出,「所有這一切,均是對美國憲法的危險顛覆,參院應該迅速有力地予以譴責」。眾院的7位彈劾管理人20日在他們的第二份法庭文件中作出反駁,堅稱特朗普對彈劾控罪作出的否認回答,提供了「簡單的事實,證實特朗普有罪,而非無罪」。
特朗普的律師團隊及民主黨彈劾管理人20日還分別到參議院,為21日開始的彈劾審訊進行實地視察。(鄧燕文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