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總監察長霍洛維茨在參院聽證會上,未否認通俄門調查可能有政治動機,但否認是還前FBI局長科米清白。美聯社
司法部總監察長霍洛維茨在參院聽證會上,未否認通俄門調查可能有政治動機,但否認是還前FBI局長科米清白。美聯社

鄧燕文編譯

司法部總監察長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11日出席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時表示,對聯邦調查局(FBI)在通俄門調查中犯下很多最基本的錯誤表示深切關注。他還不排除那些錯誤是由政治偏見所導致的可能性,並稱報告並沒有為任何涉及其中的人洗脫罪名。

綜合NBC新聞及《紐約時報》報道,霍洛維茨當天出席參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就他9日公布的調查FBI發起通俄門調查的報告接受質詢。他在聽證會上對FBI的3個小組在要求法庭批准對特朗普的競選助手佩奇(Carter Page)進行監聽時所犯下的錯誤及缺失表達了疑慮,稱「這3個在FBI最高層獲得問題簡報後精心挑選的小組,在該局一個最敏感調查中犯下那麼多最基本錯誤表示深切關注。」
在委員會主席、共和黨人格雷厄姆的提問下,霍洛維茨談及FBI犯下的一連串錯誤,包括一名律師偽造電郵,令佩奇看起來不是CIA的消息人士,而事實上他是。此外,那些可以令當事人洗脫罪名的情報從來沒有提交給外國情報監視法庭。該法庭最總批准了監聽申請。
霍洛維茨還表示,在FBI申請監聽佩奇的許可時犯下的17個錯誤,不能排除政治歧視是可能的動機。當時格雷厄姆問道:「你可以說那不是因為政治偏見嗎?」霍洛維茨回答:「我不知道。」
格雷厄姆就FBI前局長科米寫的評論向霍洛維茨提問。科米的評論指,霍洛維茨的報告為他洗脫罪名。霍洛維茨回答:「我認為,我們發現的活動並沒有為涉及這個調查的任何人脫罪。」
司法委員會資深民主黨委員、佛蒙特州參議員李希(Pat Leahy)向霍洛維茨查問康州聯邦檢察官杜爾哈姆(John Durham)表示不同意他報告的聲明。杜爾哈姆由司法部長巴爾任命調查涉及範圍較廣的通俄門調查的起源。霍洛維茨告訴李希,其實兩人的意見分歧不大。他表示,杜爾哈姆也認為,FBI有理由展開初步調查,但並非如FBI實際上展開的全面調查。他稱那只是一個很小及技術性的不同意見。
共和黨人還多次對FBI秘密監視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做法表示關注。但霍洛維茨表示,他沒有發現有證據顯示FBI派線人打進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內部。但他9日公布的報告卻稱,FBI確實使用「秘密線人」與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成員交談並秘密錄音,其中包括帕帕度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佩奇和一名沒有透露名字的高層人員。
FBI從來沒有向特朗普發出完整的「防衛性簡報」,提醒他的競選團隊中有人是他們反間諜調查的對象。FBI官員告訴霍洛維茨,那是因為他們也不能確定是何人被外國收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