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眾院司法委員會4日召開首場公開聽證會,共和黨唯一派出的學者警告民主黨不要為了急於求成,以「猜測得來的理據」推進彈劾程序,並且質疑彈劾調查太倉促,而且缺乏關鍵證人的證詞。
綜合《紐約時報》及《華盛頓時報》報道,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學教授特雷(Jonathan Turley)是4位作證的憲法學者之一,他在聽證會上指白宮扣起部分證據,但國會又要推進彈劾,沒有暫停任何相關程序,將會導致國會面臨憲法困境。
特雷明言,一個阻撓取得文件和證詞相關傳票的總統,可能會利用法院來拖延時間,從而削弱眾議院運用彈劾權力的能力。特雷同時形容,是次彈劾調查有問題兼令人費解,進行的時間也太倉促,國會為了彈劾總統所收集的記錄「不完整也不充分」,關鍵證人又未獲傳召作證,證詞因此存在大量脫漏,國會若不聽取這類證詞即進行彈劾,做法便會完全錯誤。
在「通烏門」事件中,特雷未有如其他忠實支持者一樣,堅持特朗普沒有犯錯。特雷稱特朗普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對方調查其政治對手的行為並不完美,而國會有正當理由仔細審查事件,但特朗普如何向幕僚解釋扣起對烏國軍事援助及白宮會議一事,國會理應有能力知道,卻未有作出調查。
眾院公開的證據,大部分來自與特朗普層級疏遠或被解僱的證人,故難以證明特朗普有否明言行動屬利益交換。特雷在書面聲明中公開3個名字,包括前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及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Mick Mulvaney),稱他們與特朗普直接接觸,可能會更加清楚真相。
特雷在書面聲明中亦指出調查人員面對的難題,如白宮下令高級幕僚勿與眾院合作,而特朗普法律團隊更主張高層幕僚享有豁免作證權。事實上,法庭早在2008年已推翻豁免作證權,上月有法庭也裁定一名白宮前顧問需遵守傳票規定,再次推翻所謂豁免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