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總統彭斯的外交顧問威廉斯(左)和國家安全委員會歐洲事務主管溫德曼(右)在公開聽證會宣誓作證。美聯社
副總統彭斯的外交顧問威廉斯(左)和國家安全委員會歐洲事務主管溫德曼(右)在公開聽證會宣誓作證。美聯社

鄧燕文編譯

國安委員會的溫德曼中校(Alexander Vindman)與副總統彭斯的助手威廉斯(Jennifer Williams),19日上午到國會就彈劾調查作證。溫德曼表示,他認為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通話不適宜,並將他的擔心告訴一名情報官員。
綜合《華盛頓郵報》、英國《每日郵報》及美聯社報道,上午的公開聽證會主要集中在有著20年軍齡的陸軍中校溫德曼身上。溫德曼在國家安全委員會工作,他是聽到特朗普7月25日的通話後首個提出警告的人。民主黨人正是以這個通話為由,發起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指責特朗普此舉是濫用職權謀取個人政治利益。
溫德曼告訴眾院情報委員會,他出於職責意識,毫不猶豫提出他的關注。他說:「那是不適宜的。一位總統要求外國政府調查一名政治對手是不合適的。」
溫德曼表示,那並非他首次就政府力推烏克蘭調查民主黨人提出警告。他指出,駐歐盟大使桑蘭德(Gordon Sondland)7月10日在白宮告訴到訪的烏克蘭官員,他們需要「做出一些行動」,才會有下一步的行動—澤連斯基希望的會晤特朗普。溫德曼作證說:「桑蘭德大使指的是調查拜登父子及(天然氣公司)Burisma。」
溫德曼表示,他向國安委員會首席律師艾森伯格(John Eisenberg)就這兩個問題提出關注。但共和黨人批評溫德曼不直接向他的上司報告。
溫德曼表示,他還向白宮外的兩個人提供了7月25日通話內容的摘要,稱那屬於他的職責範圍,並稱那兩人均是獲得安全許可的政府官員,其中一人是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肯特(George Kent),另一人在情報界工作。但儘管共和黨人再三追問,溫德曼以律師建議為由,拒絕透露爆料人的身分。共和黨人甚至一度質疑,溫德曼是否就是爆料人爆料的來源。但溫德曼作出堅決否定,稱他「之前從來不是,將來也不會是」。
溫德曼是烏克蘭移民,在孩提時隨父母到美國。他在聽證會上花了相當時間,反駁共和黨人對他對美國及公職忠誠度的攻擊。溫德曼承認,烏克蘭曾三次主動提出要他出任該國的國防部長,他稱那種做法「滑稽」,並馬上向他的多名上司報告。他說:「我是美國人。我立即拒絕那些提議。」民主黨議員克里什納莫希(Raja Krishnamoorthi)挺身而出為溫德曼護航,稱他因為是移民,正受到右翼的污衊。
與此同時,據報陸軍及地方執法部門對溫德曼的公開作證提供安全保護。如果有必要,陸軍準備採取額外措施,包括將溫德曼及他的家人遷移到一個更安全的地點。
另一位證人、副總統彭斯的歐洲事務特別顧問威廉斯在聽證會上表示,她認為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的通話「不尋常」,因為「通話涉及的討論似乎是一個國內政治問題」。
威廉斯是國務院的職業僱員,曾為3屆總統工作。她說,特朗普的通話是她首次聽到有人具體向烏克蘭謀求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