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鴉片類藥物氾濫賠償金已大減1.07億元,但強生的代表律師表明,將會上訴至俄州最高法院。資料圖片
儘管鴉片類藥物氾濫賠償金已大減1.07億元,但強生的代表律師表明,將會上訴至俄州最高法院。資料圖片

俄克拉荷馬州法庭15日裁定,將強生(Johnson & Johnson)藥廠為州內鴉片類藥物氾濫的賠償金,由原來的5.72億元降至4.65億元,但強生堅稱金額太高,準備向州最高法院上訴。
綜合路透社及美聯社報道,俄州法官巴爾克曼(Thad Balkman)在新一輪判決時承認,此前計算賠償金額時,估算治療嬰兒鴉片類藥物成癮的費用出錯,實際應該是10.7萬元而非1.07億元,因此修訂賠償金總額。不過巴爾克曼拒絕被告方進一步降低賠償金的要求。強生提出的理據是,俄州政府已經與另外兩家鴉片類藥物生產商普度製藥(Purdue Pharma)及以色列梯瓦製藥(Teva Pharmaceuticals)達成3.55億元和解,金額明顯較低,但立場不獲法官接納。
巴爾克曼說,這次降低賠償金已是最終定案,日後不會再修訂,也不會再額外施加其他罰金。他表示,雖然多名證人作供時聲稱,利用賠償金設立醫療計劃後,至少需時20年才能收到成效,但州政府沒有提供充足證據顯示,緩解鴉片類止痛藥成癮危機所需的時間會超過一年。
儘管賠償金已經大減1.07億元,但強生的代表律師表明,將會上訴至俄州最高法院。另一邊廂,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的發言人亨特(Mike Hunter)發聲明稱,需時仔細研讀裁決書,將於數日內正式回應裁決。
巴爾克曼在8月26日的前一輪聆訊時裁定,強生公司多年來使用欺騙方式推銷處方止痛藥,低估並淡化其成癮風險,同時誇大鴉片類藥物的效應,從而助長了鴉片類止痛藥氾濫,因此需付5.72億元賠償金。賠償金將協助州府設立醫療緊急服務,用來治療鴉片類藥物成癮者。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