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駐烏克蘭大使尤凡諾維奇,當天在眾議院有關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調查聽證會上作證。   美聯社
前駐烏克蘭大使尤凡諾維奇,當天在眾議院有關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調查聽證會上作證。 美聯社

鄧燕文編譯

前駐烏克蘭大使尤凡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15日出席彈劾總統特朗普調查的第二場公開聽證,期間特朗普在推特上批評她擔任外交官期間表現糟糕,民主黨人隨即宣稱特朗普此舉涉嫌恐嚇證人。

綜合美聯社、路透社和NBC報道,尤凡諾維奇當天的證詞,涉及她獲悉特朗普在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話時,稱她為「壞消息」,並揚言她「將會經歷一些事情」。她表示,當她突然被革職及知道特朗普在通話中指責她時,感受到威脅。
就在尤凡諾維奇作證時,特朗普發出推文,批評她無論在哪裡當外交官表現都很糟糕。特朗普暗示尤凡諾維奇一開始在索馬里擔任低級外交官,隨後索馬里出現混亂,她在烏克蘭的表現也讓該國的新總統不滿,並說自己有絕對的權力任命外交官員。
特朗普發推後,主持聽證的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加州民主黨人謝安達(Adam Schiff)馬上介入,宣布暫停向證人提問,並向證人及收看直播的全國民眾大聲讀出特朗普的這一推文。謝安達對尤凡諾維奇說:「我們在這裡作證時,總統在推特上攻擊你。」並問此舉是否旨在恐嚇,尤凡諾維奇回答,她不能猜總統想幹什麼,但「我認為其作用是恐嚇」。謝安達隨即表示:「我要讓你知道,我們當中部分人會非常嚴肅地看待恐嚇證人(的問題)。」
特朗普稍後否認他恐嚇證人,稱自己只是表達觀點,「我有權發言。我有言論自由,就如其他人一樣。」白宮發言人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也對媒體表示,特朗普只是在發表自己的看法,並不是恐嚇證人。
情報委員會共和黨議員喬丹(Jim Jordan)指出,是謝安達在聽證期間告訴尤凡諾維奇特朗普這條推文的,如果他不告訴她,她不會知道有所謂的恐嚇之事。喬丹還說,特朗普不是在恐嚇,而是在發洩,是對民主黨沒完沒了的攻擊感到不快。
不過有分析指,特朗普此舉並不能分散一位職業外交官作證的注意力,反而可能提供更多對他不利的證據。
尤凡諾維奇在作證中還稱,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及其兒子小特朗普等人,在她被革職前對她展開的「污衊行動」。她還否認她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支持希拉莉,以及特朗普稱烏克蘭曾干預大選的說法。不過,在共和黨人的提問下,尤凡諾維奇也承認,拜登的兒子亨特在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出任董事,從表面看來似乎有利益衝突之嫌,但說拜登的行為沒有違反美國的政策。
尤凡諾維奇被革職是彈劾調查要了解的主要事件之一。情報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努恩斯當天批評民主黨人發起的調查,是以二手及三手的道聽途說為根據進行的政治演習。
他特別指出,尤凡諾維奇並沒有涉及特朗普今年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的通話,也沒有參與有關暫停發放對烏軍事援助的討論,戲稱當天持續4個多小時的聽證相當於一個冗長的電視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