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閉門作供的國防部主管俄羅斯、烏克蘭及歐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庫珀(左)。 美聯社
上月閉門作供的國防部主管俄羅斯、烏克蘭及歐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庫珀(左)。 美聯社

本報訊

 

國會民主黨人公開3名官員就烏克蘭電話事件的閉門供詞,顯示烏克蘭早已對軍事援助被扣感到警惕。官員也批評,總統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插手外交,影響美烏關係。
綜合《國會山報》與CNN報道,在公開聽證會即將來臨之際,民主黨議員11日公開3名官員上月閉門作供的紀錄,3名官員包括國防部主管俄羅斯、烏克蘭及歐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庫珀(Laura Cooper),以及前烏克蘭特使沃克爾(Kurt Volker)的2名前助手安德森(Christopher Anderson)和克羅夫特(Catherine Croft)。
這3人雖然沒有像重量級證人般揭露爆炸性內幕,但卻為通烏門提供了詳細背景,協助外界判斷特朗普有否利用軍援,脅迫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調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其中庫珀更是至今唯一作供的國防部官員,可讓外界了解國防部扮演的角色。
庫珀作證時表示,她8月與沃克爾開會時獲悉,烏方官員對美國扣起近4億元軍事援助感到擔憂。這段供詞顯示,基輔政府關注事件的時間,比白宮承認的更早。
庫珀也稱,沃克爾當時在會上向她說,曾試圖使烏克蘭政府發表公開聲明,承諾將應特朗普的要求調查拜登,以此解凍美國的援助。除沃克爾外,庫珀也從駐烏克蘭大使泰勒(Bill Taylor)證實了消息。
另一名證人安德森在作證時表示,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在6月一場會議上,曾提醒官員注意朱利安尼對烏克蘭政策的影響力,沃克爾也認為,朱利安尼插手烏克蘭政策,不利美烏雙方改善雙邊關係以及向俄羅斯施壓。安德森也說,他和其他官員都擔憂,朱利安尼插手外交之餘並散布針對烏克蘭的負面言論,可能使特朗普誤認為「烏克蘭不是盟友」,危害兩國關係。
克羅夫特在作供時則稱,華府擱置對烏軍援的時間比外界報道的時間更早。烏克蘭大使館在7月18日至8月28日之間,曾兩度私下向她探問有關事宜。她也說,美國和烏克蘭均不想擱置援助的新聞曝光,避免外界懷疑美烏之間的盟友關係生變。
在通烏門發酵的過程中,特朗普堅稱沒有以利益交換為條件,迫使對方調查拜登。然而從證人陸續揭露的時間表推斷,白宮其實早以藉此向烏方施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