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透過律師入稟法院,要求法庭仲裁,他應否遵守國會傳票要求出席聽證會,還是按照白宮指示無需作證。    資料圖片
■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透過律師入稟法院,要求法庭仲裁,他應否遵守國會傳票要求出席聽證會,還是按照白宮指示無需作證。 資料圖片

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Mick Mulvaney)未有出席國會眾議院彈劾聽證會後,當晚旋即透過律師入稟法院,要求法官判定他應否遵守傳票要求,還是按照白宮「享有豁免權」的指示,成為有史以來首名加入針對總統訴訟的幕僚長。
綜合《紐約時報》、雅虎新聞和CNN報道,穆瓦尼8日晚尋求法院,將他納入前副國安顧問卡普曼(Charles Kupperman)10月底提出的仲裁,代表律師在文件中表示,總統能否豁免職員在國會作證,對眾議院是否向穆瓦尼採取不利行動的決定至關重要,因此尋求法院介入。
代表律師又提到,穆瓦尼發現自己陷入兩個平等部門的命令之間,「其中一個部門更以藐視國會指控威脅他」,再加上穆瓦尼目前仍然在白宮工作,而且是總統的親密顧問兼高級顧問,因此他的情況比已離職的卡普曼更嚴竣。卡普曼提出的仲裁,以特朗普及多名國會領袖作為訴訟對象,但穆瓦尼的代表律師明言,穆瓦尼真正想指控的是國會領袖,文件將特朗普列為首要被告,只是尋求法院將穆瓦尼納入卡普曼的仲裁之中,由法院裁定他該聽取上司特朗普保持沉默的指示,還是遵照傳票前赴眾議院作證。
多名白宮及行政官員近期均引用特朗普「豁免作證」的指示,拒絕前赴國會作證,穆瓦尼的做法明顯與這些官員背道而馳,但他沒有解釋尋求仲裁的原因,事件也導致外界重新關注穆瓦尼與特朗普的關係。據悉隨著眾議院即將舉行公開聽證會,穆瓦尼與特朗普的關係也變得愈來愈緊張。
眾議院調查人員7日晚向穆瓦尼發出傳票,但他翌日晨未有在眾院作證,反而幾個小時後透過律師向法院提交文件。根據9日發布的另外兩名證人筆錄記錄,在推動烏克蘭調查前副總統拜登父子的事件上,穆瓦尼是白宮內部的關鍵中間人物。
白宮10日未有回應媒體相關查詢,地方法院法官萊昂(Richard Leon)已安排11日下午,在首都華盛頓聽取穆瓦尼的訴訟。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