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在總統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7月25日通電話前,美國駐烏克蘭特使沃克爾(Kurt Volker)在多倫多舉行的一個會議期間曾向澤連斯基施壓,告訴他需要向特朗普表明,他願意調查據稱的貪污及烏克蘭干預美國2016年選舉的問題,以此消除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向他提供的有關烏克蘭負面信息的影響。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據一名知情人士說,沃克爾最近到眾院多個委員會作證時作出上述證詞。沃克爾7月2日在多倫多的一個會議期間,將澤連斯基拉到一旁,敦促他向特朗普清楚承諾,會調查貪污及據稱的烏克蘭干預美國2016年選舉,稱那樣做將可以抵消特朗普從朱利安尼那裡獲悉的有關烏克蘭的負面信息的影響。澤連斯基對朱利安尼負面信息的影響表示擔心。
據稱澤連斯基表示他願意那樣做,稱打擊貪腐也是他力倡的政治計劃的一個重要內容。
特朗普及朱利安尼曾多次提出一個陰謀論,指烏克蘭是2016年大選前入侵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電腦的幕後黑手,並指現在已找到一個有關的電腦伺服器的位置。這一理論與一個特別檢察官的調查及美國情報界的報告大相徑庭。後兩者的調查結論是,俄羅斯是駭客並公開民主黨人的電郵,以此為特朗普助選。特朗普還指烏克蘭試圖向希拉莉的競選團隊提供有關他的負面信息。
特朗普與朱利安尼還敦促烏克蘭政府調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擔任副總統時涉及烏克蘭的蓄意行為。
特朗普在他7月份電話中提出有關要求,導致眾議院發起彈劾調查。
沃克爾在作證時表示,他在7月2日與烏克蘭總統的對話中沒有提及拜登的名字,也沒有建議他接觸朱利安尼。
在多倫多會議後的多個星期,沃克爾與美國官員致力安排這兩位總統的通話,並向烏克蘭方面提供如何令通話成功的建議。澤連斯基在7月25日與特朗普的通話期間多次強調他願意進行有關調查。
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上周表示,特朗普臨時扣起對烏克蘭的約4億元援助,部分原因是希望看到烏克蘭調查他所指的干預2016年選舉。但他後來改口。鄧燕文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