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科學生比比瑞迪,對於阿帕拉契鄉村體驗留下深刻印象,並傾向畢業後前往鄉村行醫。美聯社
■醫科學生比比瑞迪,對於阿帕拉契鄉村體驗留下深刻印象,並傾向畢業後前往鄉村行醫。美聯社

偏遠地區醫生長期不足,多間院校的醫學院急謀對策,例如在鄉村舉辦實地考察,以壯麗的湖光山色和濃厚的人情味,吸引學生畢業後留在當地懸壺濟世。
美聯社報道,根據衛生及公共服務部資料,全美超過7千個初級保健醫生數目不足的設施、群體和地區,大部分都位處鄉村,需要額外調派近4千名醫生才能填補缺口。全美多間院校的醫學院於是組織學生到鄉村考察,希望培養他們對農村的興趣,畢業後可以到鄉村去工作。
鄉村考察與一般休閒觀光大有不同,院校會安排學生前往小城鎮生活,接受鄉村醫生訓練,甚至組織郊遊和文化體驗,例如帶學生到牧場為牛打上烙印,享受農村美食,讓學生接觸一些星巴克咖啡和Target百貨公司以外的生活。
西維珍尼亞大學醫學院家庭醫學系主任金恩醫生(Dana King)表示,校方曾經帶領醫學生去鄉村地區的滑雪度假村、參觀煤礦和大玩激流泛舟,「鄉村生活的樂趣也可以蘊含一點意義」。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的學生,甚至可以與鎮長、警察局長、農村社區領袖和居民會面,了解鎮內情況。醫學院主管德克曼(Mark Deutchman)表示,希望讓學生了解一個小社區的運作方式。
東田納西州立大學奎倫醫學院(The Quillen College of Medicine)也是參與考察的院校之一。農村項目協調員斯利格(Carolyn Sliger)表示,奎倫大部分學生都不是鄉村長大,也不曾在鄉村地區上學,但都對醫療服務不足地區很感興趣。
學生在東田納西州多個鄉村小鎮與醫生共度三星期,又在6月花了一星期探索當地,他們參觀鄉村音樂誕生地博物館(Birthplace of Country Music Museum)後,一起前往戰爭紀念館,再去一家能夠俯瞰布里斯托爾的屋頂酒吧,欣賞那條橫跨維珍尼亞州與田納西州州際線的大街。
23歲的比比瑞迪(Ashish Bibireddy)是中央佛羅里達大學醫學院學生,在新澤西州愛迪生市長大,從未在鄉村生活,但對於阿帕拉契(Appalachia)鄉村體驗留下深刻印象,「這裡的人是衷心關愛他人」,他傾向畢業後在鄉村工作,但承認與社區建立關係有難度。
同樣23歲的宋傑森(Jason Soong)是北加州大學醫學院學生,在費城郊區長大,他說「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在空間較大、人口較少的地區工作,「在鄉村生活,打開大門就是一片田園風景,直接親近大自然」。
農村初級保健、研究、教育及實踐合作項目主管隆格內克爾(Randall Longenecker)表示,有參與鄉村考察的醫科生,畢業後到鄉村行醫的比例較其他醫生高。
奎倫醫學院的鄉村考察項目主管佛羅倫斯(Joseph Florence)則認為,大城市的醫療項目會推動醫學生努力晉身專家,避開初級保健範疇,但鄉村考察其實有助出身小城鎮的醫科學生,保持他們對鄉村生活的熱情,「鄉村人不僅會接受你,而且會感謝你」。
28歲的尼可斯醫生(Darrin Nichols)早年在西維珍尼亞大學讀書期間,也曾參與醫學院安排的鄉村考察,他說活動期間遇到煤礦工人的情誼讓他驚訝不已,而且讓他想起自己緊密的家庭關係,因此畢業後矢志在人口只有大約800人的西維州家鄉行醫,「我一直想和家人一起,並且在一個有這種關係的社區博愛濟群」。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