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特朗普被指施壓烏克蘭事件,勢將成為明年大選的主要爆發點,對於挑戰總統寶座的前副總統拜登來說,有關報道會同時為他帶來機遇和風險。
《紐約時報》報道,有舉報者揭發特朗普致電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要求對方調查拜登兒子亨特是否涉貪腐,然後暗示美國會向烏國提供2.5億元軍事援助後,特朗普隨即駁斥有關報道屬於「政治獵巫」,拜登則借勢呼籲眾議院針對有關通話展開全新調查,研判總統有否尋求外國政府干預來支持自己連任,並批評特朗普濫用權力,利用總統每項職能來試圖抹黑他,「我們從未見過任何總統這樣做」。
特朗普與民主黨對手拜登之間的尖銳指控,使特朗普與烏克蘭的交往,成為明年大選一個潛在重大新議題,例如爭議特朗普有否在通話中推遲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計劃,以操縱外交政策方式,迫使澤連斯基採取行動破壞拜登的選情,現在選民已經看到如果拜登贏得黨內提名後,大選選情將會何等激烈。
然而,威脅烏克蘭事件對於拜登來說也會構成風險。媒體公布有關消息後,特朗普利用拜登其他「黑材料」來轉移視線,包括指控拜登出任副總統期間,曾經要求烏克蘭政府革走正在調查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總檢察長蕭柯金(Viktor Shokin),而拜登的兒子當時正是Burisma的董事之一。特朗普未有提供相關資料佐證,但國務院多名官員較早前已經關注,亨特在烏克蘭的工作可能會使拜登的外交事務變得複雜。
對於拜登而言,亨特在烏克蘭的工作也觸及他的敏感神經,拜登一直以來都擔心家人問題會因為他競選而被人放在聚光燈下審視,他21日在愛荷華州出席活動期間,也氣憤地堅稱自己從未與兒子談論對方的海外業務。
告密事件曝光後,民主黨其他總統參選人迅速利用這股新力量拉票。聯邦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21日下午在愛荷華州1200人的集會上,撻伐特朗普「招攬另一個外國政府攻擊美國選舉制度」,她其後更在推特痛責民主黨的不作為,使國會實際上「串通特朗普」來尋求外國干預爭取連任。本報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