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披露,特朗普在今年7月和烏克蘭總統通電話時,曾施壓對方調查拜登的兒子,8次促請澤連斯基和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一起調查。
綜合《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在電話中告訴澤連斯基,華府的人想知道有關拜登的指控是否屬實。特朗普沒有在電話中提到對烏克蘭援助的條件,這位知情人士不相信特朗普會對澤連斯基在調查上合作給予任何回報。
朱利安尼對媒體表示,他今年6月和8月曾就調查拜登一事會晤烏克蘭高級官員,8月在馬德里與澤連斯基的高級助理雅馬克(Andriy Yermak)會晤時,對方承諾將會徹底調查。這次會晤後幾周,特朗普政府開始審查對烏克蘭的2.5億美元軍援,並在本月12日撥出。
朱利安尼暗示,拜登在擔任副總統時曾阻礙烏克蘭對一家與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有關的天然氣公司進行調查。
朱利安尼說,拜登曾試圖趕走前烏克蘭總檢察長蕭柯金(Viktor Shokin),當時蕭柯金在調查烏克蘭一家私營天然氣公司Burisma Group的老闆茲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是否存在商業腐敗問題,亨特擔任這家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朱利安尼稱,拜登威脅烏克蘭政府如不解僱蕭柯金,將扣住對烏克蘭的10億美元援助。蕭柯金被解職後,接任的總檢察長盧申科(Yuriy Lutsenko)取消了對茲洛切夫斯基的調查。盧申科今年5月曾對彭博通訊社表示,他沒有拜登或他的兒子違法犯罪的證據。
拜登曾稱他試圖趕走蕭柯金,是因為對方沒有盡力調查腐敗。
朱利安尼本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還曾說,他今年春天曾試圖會晤當時還是侯任總統的澤連斯基,要求烏克蘭展開兩項調查,一是烏克蘭在前領導人期間是否試圖損害特朗普在2016年的競選並幫助民主黨對手,另一個是拜登在任副總統期間對烏克蘭開展的外交行動。
朱利安尼的這次出訪計劃後因曝光而取消,他說特朗普知道這次計劃。《紐約時報》稱,當時澤連斯基的過渡團隊不願被外界視為在政治上與美國站在一起,拒絕了這一請求。
媒體近期還披露,亨特曾和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亨氏(Christopher Heinz)等人在10多年前成立了一家私募投資公司,向中國進行了一系列投資。該公司在2013年和中國銀行簽署協議,成立了一個10億美元的聯合投資基金。當時拜登和克里分別擔任副總統和國務卿。
陸祝明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