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比4裁定,政府對持槍犯法罪加一等的法例定義模糊,違反了憲法要求政府程序正當的精神,日後處理暴力罪行時,不能盲目地因為案件涉及槍械而嚴懲犯人。
綜合路透社和《華盛頓時報》報道,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與4名進步派大法官立場一致,共同裁定特朗普政府在案件中敗訴,有關的聯邦法律條文不清。至於其餘4名保守派大法官就持相反意見。
此案涉及的法律,最後一次在1986年經國會修訂,列明民眾若果干犯暴力罪行時持槍,將額外面對刑罰。
戈薩奇在判詞中指,國會制定有關法律時,必須讓普羅大眾清楚了解,自己干犯什麼行為會導致懲罰,而根據憲法,定義模糊的法律其實等於沒有法律,在現狀之下,政府等於將界定罪行的責任推到警員、檢察官和法官身上,侵犯了民眾監督的能力。戈薩奇並說,只有民選的國會議員才有權制定新的聯邦刑事法,法庭無疑透過仲裁而立法。
但代表少數一方的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就認為,現存法律行之有效,判決會令當局日後更難起訴涉及槍械的暴力犯罪。卡瓦諾指,全國的暴力犯罪正在減少,背後雖涉及很多因素,但州府和聯邦法律嚴懲利用槍械犯案的人,無疑起到一定作用。
此次聆訊的案件發生在2014年,兩名男子戴維斯(Maurice Davis)和格洛弗(Andre Glover)在德州犯下多宗油站搶劫案,兩人行劫時雖然帶有槍械,但過程中沒有開槍,事後兩人被裁定多項罪成,包括搶劫、串謀搶劫和犯案時揮舞手槍。本報訊